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主角叫陆如裳凝香免费阅读完整版

小说:谋妃当道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陆如裳

角色:陆如裳凝香

简介:后宫,盘踞着名为女人的猛兽
在这些猛兽中,最终能存活下来的人,必须权倾天下
陆如裳身着龙凤红裙,发戴金饰,一步步走向名为皇位的宝座
在通向那宝座的路上,堆满了尸骸
公元418年1月,天耀国第一代女帝登基
陆如裳缓缓地停在金鸾宝座前,轻轻抚过盘龙扶手
历代以来,有多少人想得到这至高…

书评专区

从亮剑开始崛起:这个简介有意思,特别最后一句,真实!

武神海啸:主角性格有点分裂了。。

庆熹纪事:JJ文,高能警告

谋妃当道

《谋妃当道》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皇上驾崩

数日后。

皇上驾崩的消息从宫内传了出来,丧龙钟的响声,盘绕在华耀国的上空。一夜之间,白绫挂满了大街小巷。悲戚声,在华耀国内不分昼夜的回荡着。

而三日后,太子韩宇缚作为新君登上皇位,开启了华耀国的新纪元。

一身素白绸衣的陆博霖坐在厅堂的椅子上,他一筹莫展的望着满屋子的白绫。

皇上的仙逝让他十分哀痛,也十分担忧即将迎来的动荡政局。

先前商议废太子之事尚未有结果,皇上就驾崩了。如今暴戾成性的韩宇缚已登基为王,想再要推举新帝,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韩宇缚是一个极其记仇的人,他一定会将先皇身边的人全部铲除。

陆家手里有兵符,不知道韩宇缚会不会忌惮这点而放过他们?

“皇上驾到!”

就在陆博霖陷入沉思时,太监尖细而洪亮的声音穿入陆府。

陆博霖回过神时,那穿着黑红袍子的韩宇缚已经走入厅堂。

府内的所有人纷纷下跪,齐齐的呼喊着:”参见皇上!”

“老皇帝都已经归天了,这满屋子的白绫,是想诅咒朕也早日归西吗?”韩宇缚居高临下的看着跪着的陆博霖。

他最痛恨的人就是陆博霖,父皇在世的时候,总在数不清的臣子夸赞陆将军骁勇善战,如何的好。而陆将军,却一直把他视为庸才,就连父皇开口请他当太子的太傅,他都找理由推脱。

如今,他眼中的庸才登上了龙椅,而他却还在哀悼死去的先帝!

“回皇上,先帝仙逝不过三日,臣作为先帝的臣子,理应……”陆博霖的话还未讲完,韩宇缚身后的随从便开始拆白绫。

“皇上,先帝尸骨未寒,您怎么可以……”

“现在我是皇帝,有什么是我不可以做的?”韩宇缚不耐烦的打断陆博霖的话,他似乎并不打算让他站起来说话。

韩宇缚微微弓下腰,饶有趣味的看着陆博霖,随后轻轻哼笑,说道:”陆将军带兵多年,如今先王已去,日后便是朕打理这天下。陆将军年事已老,今天就把十万大军的兵符交还给朕吧,朕得挑选个年轻力壮的人来当统领。”

“皇上。”陆博霖神色有些为难。

“怎么?朕说的话没听到?还是你们陆家有意要造反?”韩宇缚冷冷地哼笑,恣睢的脸上没有半点君王之气。

“臣不敢。”陆博霖低下头,保持着臣子的恭敬。

府内的下人屏气凝神,都在偷偷注视着皇上和陆将军。

十万大军的兵符一旦交出,皇上对陆家就没有什么好忌惮的。到时候,这个暴君会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情来,谁也不知道。

“既然不敢,那还不交出兵符?”韩宇缚伸出手,直截了当地讨要兵符。

陆博霖看着他身后的侍卫,再三犹豫之后,还是取下了随身携带的兵符,双手奉上。

“今日起,陆将军就解甲归田吧。国家大事,就不劳将军费神了。”韩宇缚玩弄着铜造兵符,转而在将军府的厅堂走动了一圈。

“哦,对了,朕今日前来,还有一件事。”韩宇缚似乎想起什么,他转身指着陆博霖,斜斜的扬起唇角,”朕的后宫现在很缺妃嫔,朕听闻陆将军的独女国色天香,是个大美人。朕决定要纳陆将军之女为侧妃。”

陆博霖浑身一颤,陆如裳是他唯一的女儿,这些年来,他一直将陆如裳视为珍宝。

如今,韩宇缚要他女儿,简直就是要他的老命。

“皇上,臣的小女年纪尚小……”陆博霖回驳,但这似乎没有任何作用。

“来人,把陆如裳给朕抓出来!”韩宇缚一声令下,身后的带刀侍卫便散入陆府的四处。

不一会儿,陆如裳被两名侍卫挟持着拉了出来。

陆夫人和玲儿跟随在后,却无法阻拦。

“见到朕,还不跪拜?”韩宇缚托起陆如裳的下巴,阴冷的说着。

从未见过这等场面的陆如裳浑身颤抖,急忙下跪叩拜。

“传言陆将军之女国色天香,果真不赖。朕的后宫还缺些女人,正好,就用陆将军之女来填补好了。”韩宇缚得意的笑着,全然不顾跪在地上颤抖的陆博霖。他转身朝着门外走去,身后的侍卫强行拽着陆如裳离开将军府。

“我不要,我不要入宫。爹,娘,救我,救救女儿。爹,娘……”陆如裳拼死的挣扎着,恐惧化成泪水滚落。

绣着山茶花的白鞋在挣扎中脱落,陆如裳眼看着自己离爹娘越来越远,泪如泉涌。

“爹,娘,娘,救我,救救女儿,爹,娘!”陆如裳依旧奋力的挣扎着,纤细的手臂被硬生生的拽出红痕。

陆博霖跪在地上浑身颤抖,泪如雨下,可即便如此,他也未曾抬头去看被人强行拽走的女儿。

他知道皇命难为,若皇上今日没能带走陆如裳,定会以抗旨为由,杀光他们陆家几百口人。

女儿的命和整个陆家人的命,陆博霖选择了后者。

“爹,娘,你们不要女儿了吗?爹,娘,快来救救女儿啊,女儿不要走,不要走,爹,娘……”陆如裳竭斯底里的求救,喊得整个陆府都听得见。

府里的下人没有一个敢吱声,只有陆夫人不断地催促着陆博霖救救女儿。

可陆博霖却只是浑身颤抖,低头咬牙落泪,始终没敢起身阻拦。

“放开我女儿,放开我女儿!你这个昏君,你这是强抢民女,还有没有王法了!”陆夫人见陆老爷没有救女儿的意思,便冲了上去抱住自己的女儿。

陆如裳抓住陆夫人的手,想抓住生命中最后的稻草。

可这根稻草,却轻易地断了。

“对朕出言不逊,该死!”皇上抽出侍卫的长剑,一刀捅入陆夫人的腹部。

贯穿腹部的剑拔出时,炙热的红色染在了陆如裳白色的襦裙上。

陆如裳惊愕的说不出半个字,陆如裳瞳孔紧缩,失去灵魂般怔住。

陆夫人拽住她的手松开了,就在她面前倒地,口吐鲜血。

“夫人!”

“娘!”

陆博霖和陆如裳几乎在同时喊起来。

看着陆夫人死在身旁的玲儿吓得腿软,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她想救小姐,可她害怕,害怕自己的命运和陆夫人一样。所以,她只是颤抖着,恐惧的望着手持带血长剑的皇上。

“还有谁,想要阻拦朕?”韩宇缚将长剑插回侍卫的剑鞘内,他狭长的眸中透着阴鸷的光芒,十分骇人。

“夫人,夫人,你怎么那么傻啊,夫人……”

“走!”

陆如裳还没来得及悲伤,便被上前的侍卫拽走。她奋力地扑到陆夫人身前,紧紧地拉住娘亲的手。尚有一丝气的陆夫人也紧紧地拽住她的手,可那双手被硬生生的剥离。

陆夫人看着女儿被人拽走,一口气喘不上来,死不瞑目的望着女儿离去的方向。

“娘–“陆如裳用尽全部力气呐喊着,随即昏厥了过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