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免费的夏草赵樽酷萌丫鬟拽冷爷

小说:酷萌丫鬟拽冷爷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姒锦

角色:夏草赵樽

简介:  鬼使神差偷了个兵符,夏草无可奈何惹上了冷面晋王
  血海深仇与她何干?她只有两个愿望
  赚银子
  嫁美男
  …

书评专区

超级玩家:像是一部精彩的武侠电影真实而吸引人与剧情人物的互动给人非常亲临现场的感觉如果可以的话未来我希望能有一款游戏 让我们真正体验这一切不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呀这个现实社会就是最大的江湖呀

万界点名册:看得懵能怎么办…当然是养肥再看了……哦豁,养死了……

非主流清穿:……

酷萌丫鬟拽冷爷

《酷萌丫鬟拽冷爷》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7章 擦刀走火!

  轻咳了下,夏草并无半点被发现了的难堪,却是笑眯眯呛他,“大都督若喜欢,这条小裤就送您穿了,一定能迷惑住天下男子。”

  说完,她将包袱往肩膀上一扛,大步迈了出去,豪气十足的一挥手,“不用谢我。”

  脚刚迈出一步,大红蟒衣火一般从她眼前拂过,身子便被人生生拽住,一个摆弄就紧紧控了他的怀里。夏草条件反射地抬膝便要顶他,却被他轻易夹住双腿,一低头,那春水般柔软的嗓音缓缓而出。

  “小兔嵬儿,说了你跑不掉。”

  “谁说我要跑?”

  夏草眼睛一瞪,“我只是前头开路,喂,可不可以先放开?”

  “可以。”

  东方青玄说得极慢,极软,那唇角甚至还带着一抹沁人心脾的笑意,可他接下来做的事情,却疯狂得让夏草想把他俊美的装逼脸给撕得个稀巴烂,再加点儿盐水搅拌下贴在墙上做画皮。

  “如风,绑实了。”

  “是!”

  夏草这姑娘,天生就长了个开朗的性子,一般情况下,那唇角总是微微翘着,表示她乐观的心态。可这会儿,咬着牙齿,她真后悔没有早点在驿站就毒死了他。

  “果然畜生就是畜生。长得再美,也是畜生!”

  托着下巴,东方青玄笑意更浓。

  “如风,她喊一句,便剁一根手指头。手指头不够,就剁脚指头。”

  蚂蚁搬家要下雨。

  果真应了傻子那句话,积了几天的厚云,暴雨下得那叫一个惨烈,一连两天下不停,官道上便全是积水了。可东方青玄的马车估计非一般质地,车辘轳竟行进得十分平稳。

  夏草双手被反剪着,拴在马车的横架上。

  那十恶不赦的东方大妖孽,就懒洋洋的端坐在她的对面儿,手里一直在擦拭着他那把砍过人头的绣春刀,像对待他心肝宝贝似的,柔软干净的丝帕,一点点的抹,来来回回的擦。也不知怎的,他越擦,她倒倒觉得那刀刃上沾过的血迹更浓了,瞧得她心里头一阵阵儿的发毛。

  “又饿了?”他散漫的撩她一眼。

  她很想争气的摇头,可肚子却不太配合,咕噜了一下。

  “第几次了?”

  先人板板的,都不给她吃的,当然会一次次发饿?

  狠狠白他一眼,夏草缩了缩脚,原想活动一下僵硬的双手,可那绳子却像入了肉似的,勒得她吃痛无比,不由得重重叹气。

  “我说大都督,您这个样子,我真的很难配合你啊?就算我是犯人,也该有点人权吧?你凭什么……”

  “人权?”

  他打断她的话,手指轻轻弹了一下那刀柄,发出“铿”的一声儿脆响,才慢悠悠道,“就像晋王殿下那样?”

  “关他什么事?”

  低笑一声,东方青玄望着她斜眼的眼角,慢慢的,从她的脸上扫向她的肚子。

  “一路上,你出了十次恭,不就期待他来救你?”

  夏草鄙夷地冷讽:“人有三急,不懂啊?”

  东方青玄也不反驳,只慢悠悠的转动着绣春刀锋利的刀身,在她脸颊边儿上一下又一下的比划着,“你说本座如果把你这张小脸儿画花了,他还能认得出来吗?”

  恶寒了下,夏草梗着脖子,“别啊,那样多不好?很容易影响您食欲的。”

  “也是。”

  东方青玄说笑着,带着寒光的刀子,从她的左边脸,比划到右边脸,那刀身刮过皮肤时,凉丝丝的感觉,窜到了心坎儿里,让她身上全是一层层的鸡皮疙瘩。

  “那不如,雕上几朵花儿?就美了!你喜欢什么花?”

  吁,王八蛋。刀锋的光芒映入眼睛,晃得她不得不浅眯了眼,觉得这厮真是一个大变态,气得她一口气咽不下。

  “杀人可以更利索点。可玩人,就太没格调了。”

  “怕了?”

  “……”她不怕死,但怕被折磨死。

  东方青玄轻笑着,细声安慰她:“不要怕,本座舍不得杀你。你身上的价值……足够你留下小命。可其他的地方……就得看本座的心情了。”

  看着他的刀,从脸划到身上,夏草咽了一口唾沫,只剩一对大眼珠子还灵动着,“我说,大都督,咱能放下刀说话吗?很容易擦刀走火的——啊!”

  她突地尖叫,只见那刀身‘唰’的一下从她的脸颊滑过。

  “靠,不要毁容,已经够丑了。”

  东方青玄笑了,“试试刀法,慌什么?”

  残留在脸上的凉意,让夏草满身冷汗。

  可再一想,要是他手稍稍偏一点,她的脑袋都没了,还要什么脸?

  自嘲的一笑,她吐出一口浊气,索性坐直了望着他。

  “我很好奇,你究竟把我当成了谁?这个人是什么身份?”

  东方青玄收刀入鞘,姿态慵懒地斜斜靠在软垫上。

  “听好了,本座不知你是真傻还是在装傻,可瞧见你那么好奇……”拖长了声音,他灿然一笑,“却又不太好奇了。你想知道?慢慢猜吧,到京师的路还很长,你若猜中了,本座便不对你用刑。你若猜不中,便刑到你想起来为止,如何?”

  心里骂着这个挨千刀的妖货,夏草脑袋一歪,闭上眼靠在马车上。

  “不玩儿,没兴趣。”

  ‘哐啷’一声,马车辘轳突然碰了一下石头,外头有人禀报。

  “大都督,前头再有五里路,便是崇宁县了。”

  东方青玄一脸淡定的“嗯”了一声,突然又看向了紧闭双目的夏草,“小兔嵬儿,不如咱们来猜猜,晋王爷他会不会来救你?”

  官道上,一辆黑漆的马车在缓缓前行。

  崇宁县是从清岗县通往锦城府的要道之一,建筑格局与其他县府并无多大的区别。此时薄暮冥冥,下了两天的暴雨也停了下来,远远的可以看见出城的门口,披甲配刀的官兵在设卡检查。在非战时期,一般情况下城门岗哨不会拦路。很明显,今儿与往日不同。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