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免费看全篇小说最新章节刘子墨何芝蓝

小说:我乃盛世明君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佚名

角色:刘子墨何芝蓝

简介:觉醒来,刘子墨发现身边的一切都变的陌生了,在接受了原主的记忆之后他才知道自己已经穿越了,现在他的身份是这个国家的九皇子
穿越之后刘子墨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父皇驾崩,皇后擅权,外戚乱政,还有其他人觊觎他的皇位,面对这样的困境,刘子墨一点都没有慌张,开始以全新的身份出现,这一次他要掌控这个国家,成为一代明君!

书评专区

满级导演:简介:无脑残套路?????????大哥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

黑风老妖:重生成为西游记里的黑风老妖,化身一方大妖,后来拜在老君门下,脱去妖身,封为北岳大帝。主角纵横睥睨,妖威盖世,好不威风。收了两个妻子——铁扇公主和万灵公主,描写也相当的香艳。

这*******过:我不需要跳一次楼也能知道跳楼会死,同样,我不需要被人贩子卖一次也能知道人贩子丧尽天良。神特么我没有资格骂人贩子?!我的傻逼恐惧症又犯病了。。呕~

我乃盛世明君

《我乃盛世明君》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3章

第33章周章自己很清楚。
他的定位,虽然并非是太监。
职能上却是对太监的一种补充。
看似权倾天下朝野,实际上都是来源于皇帝的一张嘴。
说白了,就是孤臣。
离开了皇帝,他什么都不是。
一切的权势也顷刻崩塌。
看似有品级职衔,但依然只是皇室家奴。
现在朝堂动荡刚刚结束,暂时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发难。
一旦步入正轨。
这些官员必然会死死盯着他。
完全脱离于朝堂机构之外的一个地方,而且权限大得很。
岂能不遭受那些文武官员的嫉恨?
他这个位置,已经是做到顶了。
能够从暗地出现在明面,已经是周章最大的满足了。
而且,刘子墨赐下木如意,那也是荣耀的一种象征。
他毕恭毕敬地接下了赏赐的木如意。
“父皇龙体尽快归于灵位,今天没有完成的大丧明日继续完成。”
刘子墨继续说道。
“臣遵旨。”
周章叩拜。
这一次能够打通皇城,他们天卫府和步兵营的张铁牛双双配合之下,才完成了。
皇城地下有数十米之深,而且皇城之外还有一条护城河。
也有数十米宽,这也是一个大工程。
步兵营士卒加上天卫府的人一起发力。
才最终做到。
老皇帝的尸体,自然就是他们移走的。
……第二天。
仿佛事情从未发生过,老皇帝的丧葬仪式继续。
算是了结了一桩大事。
但是京城之中的百姓可记忆十分清晰。
昨天的惊心动魄,血染成河。
不少人还是为之胆寒。
第三天早朝。
孙承宗顺理成章地接替宰辅之职。
随后便是吏部天官之职位一直空悬,由孙承宗提名。
让吏部侍郎王明心接替。
还有不少张党何党不少人已经死了,没死的也在昭狱之中。
有大量的空缺都需要提拔。
至于周章的抄家之事,估计至少要等一个月之后才会有结果。
这些人吞掉的财物不知道凡几。
仅仅是张顺城家里,那运出来的钱财都是惊心动魄。
经过这几次之后,刘子墨已经彻底的掌控了朝堂。
……冷宫其实不冷!
只是一个名号。
被皇帝发配羁押的人所在冷宫,便是冷宫。
九皇子和何芝蓝两人的居所虽然临近在隔壁,却也是分别居住。
“你的姐姐,就被关押在此处,要不要进去看看?”
刘子墨身后,便是何清筱。
现在何清筱在皇宫之内的地位非常特殊。
首先是刘子墨尚未大婚,没有立新后。
何芝蓝的名义也一直没有做调整,名称依然是皇后的名义。
虽然看似何清筱只是服饰刘子墨衣服穿着的女官八品掌衣。
却被刘子墨特意留下,皇宫之内的人也不是傻子。
“不了,婢子也没见过这个姐姐几次,就不进去了,就在这等着陛下。”
现在的何清筱很聪明。
自上次被刘子墨默许在屏风之后看了他调戏何芝蓝。
就知道这事不应该她参与进去。
知道越多的人,越容易死。
“无趣啊,无趣~”刘子墨拍了拍何清筱的翘臀,施施然走进了冷宫何芝蓝所在的房子。
“是谁来了?”
何芝蓝很快就听到了动静。
冷宫之中,不仅荒僻,而且十分寂静。
刚开始何芝蓝还很激动。
她认为是自己的姿色让刘子墨留住了自己的性命。
结果一日两日都不见过来。
就像是真的被封入冷宫之内一样。
仅仅这三天。
她就几乎疯了一样。
大门紧闭,没人和她说话。
外面的太监,也只是给她饭食让她不死即可。
这几天人已经憔悴了不少。
听到动静的她哪里耐得住?
已经连忙走了出来。
此时刘子墨刚刚走入大院之中。
看着此时的皇后,不由心生感慨。
“皇后这几日小住冷宫,这番模样,也让朕思绪万千。”
刘子墨淡淡笑着说道。
“昔日皇后,何等风姿华貌,统率后宫,莫敢不从。”
“今日皇后却是憔悴了些许。”
刘子墨上前,一只手抚摸在何芝蓝的脸上,轻轻地摩擦着。
何芝蓝看到刘子墨这种神态,只以为刘子墨是以胜利者姿态来奚落和嘲讽她的。
脸色一僵,却也不敢动弹。
“魏喜,给皇后打些热水来,贵为皇后岂能这般模样?”
刘子墨再次吩咐道。
“遵旨。”
魏喜很快就下去办事了。
不多时,房间之内,已经摆放好了木桶和热水。
随后,魏喜很懂事地将房门和院门都关上了。
“皇后,为何不沐浴?”
刘子墨诧异说道。
“这……”何芝蓝毕竟前几日还是皇后之尊。
一时间又羞又怒。
“陛下在此,本宫……贱妾如何洗得?”
何芝蓝脸色涨红,习惯性地想要说本宫。
察觉到不对,连忙又改口。
“不不不,皇后嘛,虽入冷宫,依然是皇后之尊,当称为本宫。”
“朕虽然在此,你就当朕不存在便是。”
刘子墨笑意盈盈的说道。
何芝蓝哑口无言,直愣愣地站在原地。
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只是仿佛世间的羞辱莫过于此了。
虽然早想过刘子墨就是为了她的姿色留下她没杀。
但这样做她也难以接受。
此生此世,什么时候在一个男人面前这样脱衣洗澡沐浴?
还被一个男人,这么直接的看着?
刘子墨却是大大方方的坐在了房间里面的床沿上,不急不缓。
甚至还剥开了魏喜留下的葡萄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魏喜很懂刘子墨的心思。
何芝蓝深吸了数口气,眼神之中闪烁着决然之色。
她动作有些生疏。
毕竟以往都是有尚服局的人侍候,现在只能是她自己动手。
从后方解开了衣带。
宫裙从肩上缓缓滑落。
里面,却是一件近乎透明的丝质纱衣。
轻薄中带着一丝朦胧的韵味,露出隐藏在里面的合欢襟。
三十多岁的年纪,身姿却极为曼妙。
小腹之处几乎没有一丝赘肉。
肌肤柔嫩,吹弹可破。
尤其是那合欢襟,隐露胸前高耸的春光。
让人体内的浴火瞬间膨胀。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