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名门盛宠:贺少的神秘鲜妻》祁怜贺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门盛宠:贺少的神秘鲜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祁怜

角色:祁怜贺言

简介:重生一世,祁怜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再靠近这个男人,毕竟她只是一个秘书而已
可你为什么要来动摇我?
贺言,我只想离开你
祁怜,我只想你爱我
一场感情的博弈,到底谁能胜出?

书评专区

莽乾坤:加油写,前途光明

修仙,无尽轮回:一句话分成5段,我也是醉了,这怎么看,是不是作者小学没毕业

恒行诸天:浪人这个词用在中国合适吗?好别扭

名门盛宠:贺少的神秘鲜妻

《名门盛宠:贺少的神秘鲜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十五章 谣言起

  祁怜最终是被手机振动吵醒的,来电显示:薇薇安。

  糟糕,她迟到了!

  祁怜一下子睡意全无,抬手看表,已经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她还没提前请假。

  贺言看着她手忙脚乱接电话的样子,没有产生丝毫的同情,反而有种报复的快感。

  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难道是血液里的恶魔因子蠢蠢欲动了?

  呵,他又不是周恒那厮。

  祁怜顾不得车上的人,电话里女人暴怒的声音告诉她,今天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果然,祁怜出了电梯口,就看见靠在她的办公桌前,好整以暇的等着她的薇薇安。

  丽萨有点担忧,劝了一句,“别对新人太严苛,偶尔犯错一次……”

  “偶尔?”
薇薇安拔高了声音,恨不得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听见,“我们BOSS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不清楚吧?
天天准时准点上班,最后一个下班,更何况其他人?”

  之后睨了一眼祁怜,语气有满满的恶意,“有些人哪,最好有自知之明,做不了就赶紧腾位置出来,免得看的人心烦!”

  一众人都不敢接话,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触她的霉头。

  张助理倒是接了一句,“BOSS今天也还没上班呢!”

  话音未落,就受了薇薇安一记眼刀。

  “多什么嘴,你能跟BOSS比吗?”
她抬起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遥遥一指,“愣着干嘛,还不快过来?”

  祁怜深吸一口气,默念三遍:我不气我不气我不气。

  迟到确实是她的错,也是无可辩驳。

  “叮”,贺言的专属商务电梯到达了顶层,一夜的宿醉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半点痕迹。

  还是那样的高冷清俊,受人尊敬。

  薇薇安立马换了一副表情,笑的巧笑倩兮,“BOSS是不是晚上没休息好,有事打电话吩咐就好了。”

  “劳你费心,我休息的很好。”
贺言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尽量压缩自己存在感的女人,随手把一沓资料拍到薇薇安身上,“是我拜托祁助理去拿了一份资料,你去把它整理一遍。”

  祁怜目光一闪,没有抬头,知道这是男人替她解围。

  薇薇安脸面有点挂不住,不仅是因为BOSS竟然维护那个小贱人。

  整理资料这种事,一般都是给小助理做的,而且……她扫了两眼,这好像是已经整理过的。

  “可是……”她脸色有点难看,朝张助理使了个眼色。

  张助理即刻站起来,“BOSS,这种事就交给我吧!”

  贺言不带感情的重申了一遍,“这是月底竞标的资料,希望你再去整理一遍,亲自做。”

  就算再迟钝的人,也感觉出来了不寻常,贺言虽然冷漠,但极少会这样下一个人的面子。

  “是,BOSS放心。”
薇薇安脸色白了又青,接过了那一沓沉甸甸的资料。

  “你没事吧?”
张助理看祁怜的脸色很不好,悄悄的问。

  祁怜露出一个感激的笑,摇摇头,“不要紧,只是有点累了,谢谢。”

  她确实很累了,心想熬过这几个月就好,熬过这几个月,她就走。

  “没事没事。”
张助理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颇有过来人的架势开口,“刚来上班都是这样的,习惯就好了。”

  真是温柔的人啊,祁怜想。
只可惜她不会久留,不然这倒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薇薇安边整理,边把资料甩的啪啪作响,那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祁怜,那架势简直恨不得从她身上剜下一块肉来。

  “好啦,你跟一个新人计较什么?”
丽萨也不太看的过这个搭档,能力一般,还爱摆架子,“这些资料整理起来没什么难的,抓紧点,下班就能搞定了。”

  丽萨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可没有丝毫想要帮忙的意思。

  因为,不值当。

  职场里的人得会看眼色,也得拎得清,注定留不久的人,又怎么值得她去花心思?

  丽萨去了茶水间,端了一杯热咖啡出来,放到外间的桌子上,柔声道:“瞧你脸色不太好,喝了补充点能量,再去卫生间补补妆吧!”

  谢过丽萨的好意,祁怜起身去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脸色真的很差。

  没有别的化妆品,她只拿了口红点了点,好在现在还是俏生生的年纪,不用那么多粉就能遮盖住脸上的颓色。

  祁怜听见格子间里有人在八卦,笑了笑不以为意,却不想自己是八卦的主人公。

  “哎,你看到没有,秘书处的小祁?”
一个女人笑的暧昧,“有人看见她从BOSS的车里下来,一个小助理,也能坐上总裁的车?”

  洗手间素来是个聊八卦的好地方,可听着别人聊自己的八卦,那感觉就没那么美妙了。

  另一个人道:“不是说了是送资料去的吗?
难不成还担心BOSS能看上她,可别笑死人了。”

  贺言年轻又多金,虽然身边的女伴换来换去,却还是阻止不了这些单身女人们蠢蠢欲动的内心。

  一旦上位翻身成为贺氏的老板娘,那可是一步登天的事。

  祁怜不想再听,在冲水声响起前,一刻踏出了那个是非地。

  “呀,美人,你是来迎接我的吗?”
周恒两手张开拥抱空气,做出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

  因为昨天被自家老爷子给召回去,还没来得及跟祁怜说一声就走,他实在觉得有点抱歉。

  半路爽约,还是爽美人的约,那是要遭报应的。

  祁怜听罢,摆摆手,不想再回想起昨天的事。

  “行吧,下次哥哥再给你赔罪。”
周恒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束野蔷薇,新鲜的花叶上还沾着露水,“今日份的美丽,请注意查收。”

  又补充了一句,“不能再送给别人哦!”

  原来他昨天看到了,祁怜有些哭笑不得,点头应承下来。

  打破一个谣言的办法,是用另一个谣言来掩盖。

  虽然她不想把周恒牵扯进来,但更不想与贺言一起被提及。

  “你想什么呢?”
周恒喝着放了双倍糖的咖啡,露出舒心满意的笑,果然花没白送,至少待遇提高了。

  他当然想不到,今天的咖啡是出自别人的手。

  贺言语气极冷的来了一句,“以后少去那些地方,不正经。”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