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豢龙氏

小说:豢龙氏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豢龙氏

角色:董炎董文星

简介:故事发生在90年代,不与外人交际的南流村北墓河环绕,传言村子有个小孩曾见过一条巨大的鲤鱼精
一场埋尸案突然沸腾了这个往日平静的小村,那条让人谈之色变的鱼精,那个埋藏了数百年的惊天秘密渐渐浮面……

书评专区

四合院:秦淮茹想让我接?做梦!:网文界最近突然扎堆出现的四合院流,感觉简直离谱,明明之前听都没听过这部剧,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村通网?

花开美利坚:剧情从穿越,变身,抄书,创业,拍电影,一直到黑科技,托拉斯帝国,文化输出,最后又变成无敌流,无限流; 主角从百合,阿尼玛,变成绅士,痴女,幕后黑手,最后又变成凉宫春日。 毫无违和感,真是一本神奇的书。

它贴着一张便利贴:早写是陪太子读书不就完了,害我以为捡到一本好书!!!he tui

豢龙氏

《豢龙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九章 火灾

“你不是回学校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董卦天怒斥道。

“氏长,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大淳指着坑里的尸体道。

董卦天浅浅打量一番,淡淡道:“这具尸体不是南流人,依照村规,我们不该多管外事,你们先回吧,这具尸体我来处理!”

董炎闻言有些疑惑,父亲的表情太过平静,而刚刚的言辞更是明显的敷衍。

“敢问氏长准备怎么处理?”董炎上前问道。

董卦天冷冷的看了一眼董炎,道:“埋到村外的荒野里,立个无名碑!”

董炎听罢有些生气:“人命如天,氏长这么做未免太无情了吧!”

“放肆!”

董卦天一声怒喝,董炎顿时泄了气,方才的义愤填膺顿时顿时被浇了一盆冷水。

大淳悄悄拽了拽董炎,示意让他别再说话。

董卦天眼见董炎不再无礼,稍稍缓和了语气:“这死尸无名无姓,南流人素来没有外人交际,这是唯一的办法!”

董炎抬起头来,道:“我知道他的身份!”

董卦天猛地抬起头望向董炎,惊诧的目光中迸射出两团炽火。

董炎有些畏惧,刚要鼓起勇气一一道来,却听远处响起一阵呼声。

“氏长!氏长!”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一个壮年正狂步跑来,待他跑近,众人看的清楚,正是董际的父亲,董兆金。

“不好了氏长!”董兆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村里失火了,火势大的紧!”

董卦天望向村里,却见村子**一涌白烟滚滚直上。

董卦天急忖片刻,在董兆金耳畔呢喃几句,便带着众人渡过河岸。

董炎了解父亲,父亲刚刚那翻呢喃,想来是让董兆金销毁竹林里的那具尸体,于是,在众人走后,董炎大淳两人又折身返回林中。

村里,一片火海遮天映日,燎燎不绝。起火的地方正是董大力家,时值正午,多数人正在酣睡,这火不知不觉间烧的格外猛烈,不只是董大力家,就连隔壁的几户人家也未免于难。

火势越发汹涌,好在赶来救火的人越来越多,火势虽凶,却没再蔓延。

“糟了,岳武还在里面!”宗老董朔忡忡道。

“看这火势,怕是凶多吉少!”

董卦天闻言有些颤抖,他的耳畔隐约响起了大力临走时的呼唤,他的双眼有些模糊,突然,他拿起水桶,目光坚定的朝着大火冲去。

“怎么……怎么失火了?”

说话的是宗老董文星。

“这才离开一会,怎么火势这么大!幸好我把岳武带走了!”

董卦天闻言猛地转身,血红的眼睛闪闪发光。

“你把岳武带走了?他还活着?”

“当然活着了!我把他送到灵姨那里了,我是过来给他拿几件衣服的,怎么着了这么大火!”

董卦天的脸上露出了心安的笑容。

竹林里,董兆金在尸体周围堆满木柴,看来董炎猜得不错,他果真是要一把大火,毁尸灭迹。

万事俱备之际,董兆金翻了翻口袋,竟忘了带火柴,便怒叹一声,朝着村里跑去。

躲在远处的董炎和大淳跑了出来,两人相望一眼,看了看那具令人毛骨悚然的尸体,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战。

董炎脱下衣服,套住尸体那瘆人的头部,又冲着大淳点了点头,大淳顿时心领神会,两人吃力的将尸体抬出,朝竹林深处缓缓挪去。

火势渐小,董卦天安抚了一下受灾的氏民,便带着董锋董朔董文星三位宗老朝太祝家走去。

“火势怎么样?”

“已经扑灭了,伤了两个人,董老九家和董文军家各伤一个,房子也烧没了。”

太祝闻言缓缓摇了摇头,低叹道:“多事之秋…”叹罢,又转身朝向董文星:“灵姨的卦象怎么说?”

“祸不单行,只怕不只是一条人命。”董文星黯然答道。

“如果还有人命,最危险的要数岳武了,可怜的孩子,从小就没母亲,现在连大力也……”

“所以灵姨让我带岳武去她那里住几天!”

太祝点了点头,又道:“卦象不可更变,即使岳武逃过了这一劫,也必须有个挡灾的人。当务之急,是请灵姨施法,消弭怨恨!”

“灵姨素来仇视南流,恐怕……”

“灵姨只是仇视我们,她能救岳武,说明她还是有善念的,这阴诡之道,也只有这位白农堂唯一的传人能够应对!”太祝不急不缓道。

“还有一件事…”董卦天沉沉道。

众人纷纷围望,却见董卦天沉默片刻,道:“竹林里的尸体被…董炎和大淳挖了出来,他好像知道些什么,这孩子,比我想象的要聪慧!”

“董炎虽然没有参加封丞礼,倒也不至于把事情抖落出来吧,毕竟他也是南流人!”

“这孩子从小性格倔强,思维极端,又读过几年书,对好坏执念太深,画界太清,只怕……”

太祝闻言沉沉道:“所谓好坏,有时也并未对立,好事分为小好和大好,小好在大好面前就变成了坏。坏事也分为小坏和大坏,小坏在大坏面前,也自然变成了好事,好坏在自己心里,不在别人眼里。董炎还小,早晚会懂得我们的苦衷,封丞礼举办之前,就别让他返校了!”

屋檐下,岳武愣愣站着,望着屋外的大柳树似在出神,目光却熠熠发亮。

灵姨轻步走近,看着岳武的眼神,有些惊疑。灵姨抬头望着大柳树下,她看的真真切切,一个浑身冒着青乌焰的阴魂正耷拉着肩膀,死死瞪着前方!

它在看什么?灵姨努力和那阴魂对视,却发现它并没有再看自己!它到底在看什么?突然!灵姨猛地转头望向岳武,她震惊的发现,岳武,竟然在和那具阴魂对视!

“轰!”

一声惊雷响彻云谷,灵姨赫然一惊,再回首时,那具阴魂已然不见了踪影,而身边的岳武,眼神渐渐黯淡,幽幽折身走进了内室。

竹林里,两个少年抬着一具冰冷的尸体举步维艰。

“我真不明白咱们为什么要抬个死人,我更不明白咱们这是要把他抬到哪?但是我最不明白的是我明明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你做这不明不白的事却还是做的这么认真!”大淳半闭着眼埋怨道。

“大淳,这说明你是个正义的人!虽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具尸体!”董炎吁吁道。

“什么!”大淳闻言震怒,一个趔趄,两人一尸纷纷跌倒。

“兆金叔马上就要追过来了,咱哥俩再这么走下去非得被他抓个正着,再然后氏长就会知道,再然后咱怕是又得挨一顿鞭子!”大淳担心道。

大淳说的在理,事出紧急,董炎一时间想不出下一步应当如何。如果把尸体抬到李乘风的老母亲那里,只怕老人家伤心过度,又多了一条人命,董炎急忖片刻,觉得还是得先把尸体藏起来。

“大淳,你从小在南流长大,有没有什么隐蔽的地方可以藏下这具尸体!”

“说的跟你不是在南流长大的一样…”大淳鄙夷了一眼,小声嘀咕着。

大淳说着,突然有些发冷,不由得抱着双肘。

“怎么了?”

董炎刚问完,也觉得浑身一冷。

“怎么突然这么冷!”大淳疑惑道。

“刚刚打了雷,怕是要下雨了,快说,藏哪里!”董炎望了一眼身后,越发紧张。

看着大淳久思无果,董炎又提示道:“想想你每次被兰婶胖揍的时候,都往哪里躲?”

大淳闻言灵台一亮,豁然开朗:“嘿嘿!你提醒我了,我还真想起一地儿来!”

说着话,两人重又抬起尸体,朝河边走去。

天色变得阴暗,空旷的竹林里幽风凛凛,竹叶沙沙作响。不远处,一个阴魂,正悄悄注视着两人。

两个少年在河边停了下来。大淳示意让董炎放下尸体,自己缓缓逼近河岸,突然,他的目光落到一坨发干的大粪上面,脸上不由漾起了得意的笑容。

“这是哪里?”董炎四下张望一番,仍是疑惑。

“这河畔下面有个水洞,高一丈宽一丈,不潜到水里根本看不到,我曾经游到里面过,里面大着呢!别说放一具尸体了,就是他活了过来,在里面结婚生子都不成问题!”

董炎听罢震惊不已:“怪不得大家都叫你水猴子,你还真不是盖的!可是……这泱泱北墓河,你怎么知道就在这个位置呢?”

大淳笑了笑,低头望向那坨发干的大粪,董炎顺着他的目光,也定格在大粪上面。

“这…是坨猪粪吧!”董炎疑惑道。

“你才是猪呢!”大淳怒道。

“大淳,你好歹跟书忠老师念过两天书,素质何在!”

“你懂什么!我妈每次要揍我的时候,我都会逃到河里,终于让我发现了这个绝佳的藏身之所!我如果刻意做一个记号,早晚会被别人发现,所以,我每次在河里痛快完都会上岸方便一下,这米田共,每个人都会敬而远之,所以也就不会有人怀疑这是个记号了!哈哈哈哈哈…”

1 2 3 4 5 6 7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