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庶女归来:权王请上榻雅嬷嬷颜长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庶女归来:权王请上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雅嬷嬷

角色:雅嬷嬷颜长安

简介:“好冷……”打颤的声从软塌上的女孩口里发出,下一秒睁眼看到神仙帐,兽皮地毯,蓝绸绣花帘每一件都仿佛在无声告诉这不是属于她房间的东西,脑海里涌进了一波令她想撞脑袋的记忆
这已经不是她….

书评专区

太上宝篆:主角性格明显不对,太自大了。设身处地,在一个修真世界,初期我只会沉闷,因为太渺小了。

大国海魂:军史粮草 老道士 感情戏 对我个人而言是毒点 并且对于作者的私货感官一般= = 至于其他 只能说相比其他军史小说要好不少 应该可看了 …

代号昆仑:这个作者写的近代史小说,主角通常有油滑,矫情,小资产阶级狂热性,好色,狂妄,嘴里乱跑火车等特点

庶女归来:权王请上榻

《庶女归来:权王请上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5章 两个时辰前在看大夫

颜若水和燕张氏面色大变,万万没想到颜长安答应的好好的会忽然反口。

“废物,你……”燕张氏勃然大怒的一喊,然后意识到完了,她竟然口不遮拦的把平时喊颜长安的废物二字喊了出来,表情忙忙一转的收敛,“看我这废物没能好好照顾小姐,让她年纪轻轻记忆就不大好了,长安小姐你怎么会不知道,不是你把梨子推入水里的吗?你刚才亲口说的,你是不是怕夫人责罚所以忽然不认了?”她最后一段字加了重音,背着雅嬷嬷的目光也充满了威胁想迫使颜长安认下来。

不过区区一个奴婢就敢这样威胁她,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她还能睡个安心觉吗,颜长安坚定的摇头说,“奶娘你说什么,我没有做过的事我怎么会怕母亲责罚而不认呢,我一直在睡觉,怎么可能把梨子推入水里,奶娘你为什么要冤枉我?”她口气无措而生气的。

“哎哟我的小姐奶娘知道你怕,可这种事赖不掉的……”燕张氏口里呼着伸出粗糙的双手抓住了颜长安的手腕用了十力的力气,压低的声音咬牙切齿的警告着,“长安小姐你是不是疯了,你想害死若水小姐吗?”

“我为什么会害死若水姐姐,对了,你刚才叫我给若水姐姐顶罪,这种事我怎么可以顶罪,奶娘你将我置于何地!”颜长安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和说出的话让燕张氏和颜若水彻底慌了。

“不,雅嬷嬷,你听我解释…”颜若水慌慌张张的要说,“不是我。”这天杀的颜长安到底怎么回事,疯了吗?

“是啊雅嬷嬷,我亲眼看着长安小姐把人推进水里的,不是若水小姐。”燕张氏也忙忙的说。

颜长安就等她这句话了,立即问,“奶娘你是什么时间看着我把人推进水里的?”

燕张氏想也不想,口气信誓旦旦的说,“就两个时辰前啊。”梨子溺水的时间。

颜长安一脸无辜:“可奶娘,两个时辰前我正在看大夫呢。”

什么?

没想到雅嬷嬷真的把大夫喊来给这废物小姐看了,燕张氏暗骂一声赶紧改口,“那就是大夫走后,对,我记差了些时间。”

颜长安看着雅嬷嬷锐利的眼神就知道接下来已经不用她开口了,她只需要看着就行了。

“说来我送大夫走时在长廊另一边看到了长安姑娘走出了房间,我记得是酉时二刻那个时间……”雅嬷嬷思考着张口,目光锁住了燕张氏。

“对对对,就是这个时间。”燕张氏不假思索的应下来,心里得意的想废物,你就算不认我也有办法让你认。

雅嬷嬷淡淡一笑:“俩位小姐都知道咱们老爷是太守,虽然梨子只是个丫鬟却也是父生母养的,是丫鬟也是百姓,如今她死了咱们必然要给她家人个交代的,我去请夫人出来,俩位小姐,还有燕张氏随我过来去把事情讲说清楚吧。”

在原主的记忆里,嫡母是位不尽人情,因为她是庶出又被父亲重视就对她刻薄冷落的母亲。

然,当颜长安跪在地上,看到这位不过三十出头的嫡母时,便清晰的认知了那句话,一句话由百个人听来那就是百种不一样的含义,有人听出讽嘲有人听出欢喜有人听出幸灾乐祸也有人听出了善意。

她好奇的目光看着嫡母,不过三十岁的女人而已在这里却是三个男娃的亲娘了还要主掌府中一切大局,我的乖乖。

这对颜长安来说比要她和叔伯斗还难,目光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佩服。

嫡母对上这庶女眼中的敬佩,不由一愣,这长安今儿怎么跟以往不一样,她正要开口,一发声嗓子却一痒:“咳……”

颜长安凝眉,她知道这位嫡母前些日子因为小澄县的百姓闹事夫君不在而出去主持大局连着好几日没歇好风寒入侵一直都没好,而且上辈子还足足虚了一个月后边一直关在院子里见不得面。

对这样的女人颜长安向来是敬佩的,所以在嫡母落坐前左右见别人没不注意悄悄把一个软垫放上去,这样靠着能舒服些,然后迅速退回装作什么都没做的样子。

她以为没人看到,却不知,嫡母身边的大丫鬟是看在眼里的,悄悄的在嫡母耳边低语了几句:“夫人,长安姑娘刚才作贼似的往你坐的位置上放了个软垫,还好似怕被我们看到。”

“恩,那软垫会有什么问题?”嫡母不由吃惊。

“不会,那软垫是嬷嬷安置在贵妃椅上的,奴婢猜测……”大丫鬟口气犹豫,“长安小姐是看你咳的不舒服怕你挨着凳子再受了凉,所以垫着。”可是向来任性的长安小姐真的是这个意思吗?她也不敢肯定。

嫡母听着不由看长安。

长安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嫡母看自己时,想到她其实三十多岁,换现代可能可以与她做成好朋友的,便忍不住冲她灿烂一笑示好,笑完又猛然想起什么来,要死了,她竟然一时忘记身份瞎乱笑了,但愿这嫡母可不要起什么疑心才好。

她迅速的低下头乖乖跪好。

嫡母本来觉得有古怪,见她这小动作却不由笑了,恩?这长安怎么身上穿的这么单薄,她开口;“天气这般凉,你们不知道给你们主子拿个垫子?”

颜若水的丫鬟机灵的拿了垫子给自家主子垫着,反观颜长安这边燕张氏毫无动静,还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颜长安看到嫡母眉梢凝起,就知道自己今天一番苦心应该不会白费。

最后还是雅嬷嬷给颜长安递来了垫子。

颜长安得救的赶紧跪在垫子上又软又舒适,小声说“谢谢嬷嬷,我跪的膝盖可疼了。”

雅嬷嬷面色一软的,这时俩名下人把梨子抬了进来。

这大晚上的忽然抬了这么个死人进来,颜长安心里都有些发毛的念了几遍清心咒,然一观大厅里的人就觉得自己太大巫见小巫了,一个个……

都淡定无比。

一个丫鬟在他们眼中虽然是命,可到底只是贱命而已。

而庶女也其实只比丫鬟好上一些而已。

1 2 3 4 5 6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