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危险关系:霍少别动我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危险关系:霍少别动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翡大爷

角色:陶羡鱼唐印

简介:“这条命赔给你,放了我吧!”陶羡鱼替霍司捷挡下了那颗子弹
……再回到她曾经住过的房间,空荡荡的房子只剩下冰冷压抑
心疼的快要窒息,好像被什么东西攥住,一瞬间撕裂破碎
他蜷缩在她曾经睡过的床上,崩溃痛哭
“对不起,我真的错了……如果可以,我的命给你,把我的心还给我吧……”

书评专区

万古仙穹:这是申请一个17k账号的节奏

火影之传说:主角的母亲 叫十六夜香! 我直接笑喷 夜香 哈哈哈

魔法与万象卡牌系统:严肃点,你这冒险那!嘻嘻哈哈的你以为闹着玩?

危险关系:霍少别动我

《危险关系:霍少别动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保释的代价

保释?

陶羡鱼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紧忙跟着出去,问狱警:“谁保释的我?”

狱警将文件递给她,冷着声音回答:“霍家给你保释的,你还真是命好。”

霍家?

她想象中是陶家,亦或者是意大利教堂的人,唯独没想到的竟然是霍家,霍司捷明明恨不得她死,怎么会保释?

想也想不明白,陶羡鱼签了文件,被狱警带了出来,松了手铐,将她来时的背包还给她,终于又恢复了自由。

打开背包,里面是她的证件,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陶羡羡的证件,她看了一眼又扔回去,视线落在那条翡翠手链上。

这条手链是她做完肾脏切割手术后,霍司捷送给她的,他说,等长大后就娶她。

当时的陶羡鱼才八岁,还不懂什么是结婚,但是她知道,他娶她,她就能回家了,从那时开始,这条手链就像一个信念一样,被她戴在了手上。

如今她回来了,回到那个盼了二十年的家,只是没想到,等待她的竟是无底深渊,而霍司捷,也已经认不出她,如今视她为仇敌。

叹一口气,陶羡鱼最终还是将手链戴在了手上,走出监狱,一亮黑色的迈巴赫等在那里。

“陶小姐,请上车!”

迈巴赫上下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黑色的西装,领口上绣着霍家专属的标志。

“去……哪里?”陶羡鱼绷紧了神经。

三个月,她的嗓子也开始恢复,完整的话说不了,却能说简单的字。

“霍家,三少正等着。”男人声音冰冷,说着话打开车门。

天空还没来得及明朗又开始乌云密布,陶羡鱼的一颗心也跟着往下坠,霍司捷终究还是不会放过自己,逃不了,只能上车。

很快到了霍家,车停下来,有佣人出来接,只是,看到陶羡鱼时,目光并不友善。

“快点,直接去医疗室!”

佣人过来拉着她就往里走,脚步匆匆,都不给她开口的余地。

被一路拽着小跑,最后在别墅的医疗室停了下来,立刻有两个医护人员过来,将她带了进去,检测,打针。

陶羡鱼整个过程都是懵的,等她再次醒来时,手背上多了一根输液管。

又被割了肾?

她有一瞬间的惊慌,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她只有一个肾了,要是再被割掉,会死的。

正想着,病房的门打开,霍司捷一脸阴霾的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医生。

霍司捷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转向旁边的医生,“她的情况怎么样?”

“情况稳定,休息三个月,应该可以继续抽血。”医生回答,看向陶羡鱼,神情复杂。

抽血?抽什么血?

她瞪大眼睛,看向霍司捷的目光中,尽是疑惑。

霍司捷往病床走进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宁溪现在需要你的血,所以,我给你个偿还的机会,你最好能供足她需要的量!”

需要她的血?

对,她和霍宁溪都是熊猫血,当年做手术的时候找不到匹配的血源,她用了霍宁溪的血!

所以,这就是她被保释出来的理由……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怜,不管怎么样,都是被随手拿来用的工具。

八年前,陶家要跟霍家建立联系,所以,将她的肾分给霍司捷一个,三个月前,陶羡羡闯了祸,陶家把她扔出来顶罪,现在,霍宁溪需要输血,她又被当成血库从监狱里带出来。

还真是可怜啊……

“我……”

沙哑的声音从陶羡鱼喉咙里挤出,然而,话还没说,就被霍司捷捏住了下巴。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陶家把你交给我处置,就算抽干了你的血,也不会有人管,别想再耍什么花招!”

说完,他厌弃的松开手。

被他捏过的下巴生疼,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陶羡鱼强忍着眼泪,努力开口:“我是……陶羡……”

“吴妈,你留在这里照顾她。”

霍司捷没耐心听她说,直接打断,跟吴妈交代一声,转身出去。

吴妈进来,看陶羡鱼一眼,眼神之中带着厌恶。

她是霍家的老人,是看着霍司捷霍宁溪兄妹长大的,感情自然不一般,现在霍宁溪被她害成这样,自然不会给她好脸色。

“起来,吃饭吧!”

吴妈将饭菜摆放在床桌上。

清粥的香味飘来,陶羡鱼的肚子配合的叫了一声,她是真的饿了。

在监狱里的三个月,没有一顿吃饱过,现在眼前是冒着热气的粥和菜,她也不顾上还在输液,一连喝了两碗,吃饱,缩了缩身子,躺回去。

吴妈不说话,只在旁边冷眼看着她,三个月,她瘦了两圈,眼神也没有了之前的骄横高傲,现在更多的是怯懦和紧张。

想着之前陶羡羡在霍家耀武扬威的张狂模样,跟现在对比,还真是一时天上一时泥里。

自作孽不可活,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吴妈直接将碗筷收走,从始至终没说话。

那天之后,霍司捷没再来过,吴妈除了过来送饭,也不见人,他们似乎把她当成一条狗,给她吃的就行。

三天后,陶羡鱼出院了。

其实,医院就在霍家老宅,和主楼距离不远,方便霍宁溪在家养着。

陶羡鱼住的地方,在医院的旁边,一处废弃的二层小楼,虽不至于潮湿,却阴冷昏暗,还不如霍家的狗窝。

她这样一个罪人,只配住这样的地方。

晚上,吴妈来送饭,两菜一汤,汤是加了一堆中药的鸡汤,而菜,一份炒猪肝一份凉拌猪肝。

陶羡鱼从小不吃内脏,看到那两盘猪肝下意识皱了皱眉头,饭和汤吃完,却没动菜。

“菜也要吃完。”吴妈看着剩下的猪肝,冷冷开口。

“吃……不下……”

沙哑的声音从陶羡鱼喉咙里挤出来,有种剌耳朵的感觉。

吴妈看她一眼,又将猪肝往她跟前推了推,“猪肝补血,吃完。”

凑近,猪肝的味道变得浓烈,这个味道让陶羡鱼脸色突变,险些吐了。

她真的受不了这个味道,闻着就想吐,更别说吃了。

吴妈沉着脸看她,瞧她不像是装的,没再强迫,收了碗筷出去。

吴妈出去后,陶羡鱼赶紧将所有的窗户打开,让味道散出去才稍稍缓过一口气来。

然而,这口气还来不及舒,就听“砰”的一声,房门被踹开,霍司捷一脸盛怒的冲了进来。

1 2 3 4 5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