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独家宠婚凤月医傅宫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独家宠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凤月医

角色:凤月医傅宫凌

简介:简介:他们的婚姻源于养父之命、媒妁之言,2年来相敬如宾,各不相干
2年之际,他开始撒下温柔网,霸情的宠着她,当她深陷其中时,他却冷漠的要求离婚
“傅宫凌,你对我的好,只为了从我手中夺走这些资产?”骄傲如她,却美眸含泪
“难道你以为,是爱?”男人峻脸幽冷,眼含嘲讽
世界闻名的女财阀,一夜之间一无所有;显赫国际的傅军长踏足商界,一番改革,杀伐果决
然而,得知她即将嫁给别人,他丢弃尊严,扯下她的头纱
“凤月医,这辈子,你只能嫁我一人!”

书评专区

残明:你之干草,我之仙草。战争场面描写很精彩,主角几乎没有废话,而且没有背离道德,推演虽然一般,而且烂尾了,但过程跌宕起伏,强推一波。

重生之妖孽人生:这本书在三千章的时候我宰了一下,以为快结束了,哪想到我太天真了,现在六千章了。。。我觉得这书有望单靠全订就到盟主了。。。加油写,等写完了,小于一万章就继续看。。。

征战万界:【8.20三江榜】

独家宠婚

《独家宠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1章 你不回来最好

班若铭已经发现了她脸色冷了些,牵着她的手却是紧了紧,英俊的脸上,除了稳重便是温和,带着她直往点心区而去。

不远处的戴梦溪见了班若铭和凤月医,转头看了身边的男人,特意转了个方向,笑着说:“对了宫凌,上次的事,还没谢你呢,商联主席给了戴氏一些方便,也说他侄子刚进驻华联军,还希望你多照顾呢!”

傅宫凌一听这话,眉间几不可闻的不悦,“这些利益交织,我不感兴趣,还有,你知道我不喜欢别人的利用。”

戴梦溪当然知道,只是她没别的办法。

见他不高兴了,她倒是不再提了,轻快的道:“我知道了!我尽量自己努力!”

傅宫凌一脸无趣,抿了一口酒,冷声问:“什么时候结束?”

“你有事?”戴梦溪不答反问,然后活泼一句:“多陪陪我呗!结束了去我那儿,我给你炖最新学的汤好不好?”

她知道,他最喜欢的就是她的厨艺,而这一点,应该是她绝对完胜凤月医的地方。

傅宫凌没再说话,只是抬眼之际,蓦然眯了一下眼,目光盯在某一处,那个妖娆的背影,他不会看错。

下一刻,没等来回答,戴梦溪却才见男人往另一头走去。她微蹙眉,快步跟了过去,挽上他的手臂。

“凤总,这么巧?”到了那边,是戴梦溪率先出声,不再是活泼,拿出了娱乐圈的面具,优雅的脸上带着笑,不冒犯,可是怎么都让人觉得不舒服。

凤月医听到身后的声音,转过头,看着来人冷着脸,根本不屑于给面子,只是对班若铭低婉的一句:“还是找个清静的地方谈合作的好。”

“你来,怎么不事先告诉我?”傅宫凌终于开腔,就着身高优势,低眉望着她。

倒是凤月医一笑:“我以为傅军长公务缠身,这种商务宴会是不会参加的,倒是忘了你对心爱女人之求,是来者不拒。”

她这夹枪带棒的说话,傅宫凌一听就黑了脸。纵使极少有人知道他们是夫妻,至少在场4人都知道,何必如此?

倒是戴梦溪一看气氛不对,活络的笑起来:“大家都认识,不妨坐下来喝两杯?说不定过不久就成一家人了呢!”

这话一出,三双眼睛都看了她。

凤月医却皱着眉,冷然盯着她亲昵挽着傅宫凌的手,本没想细看,却见了她手上的戒指,傅宫凌送婚戒,难道还同时送两个女人?

忍不住心底一酸,冷了脸不说话,却换了端酒杯的左手。

傅宫凌也转头不悦的看了戴梦溪,却听女人娇美的笑着:“宫凌身在军中,还不知道吧?凤总正打算收购我们戴氏呢,若是谈成了,加上滇英与班骁是长期友好关系,咱们岂不是正好一家人了?”

瞧瞧,戴梦溪多会拢宠?一句话说得好似傅宫凌真不知道这些事,绝对不会插手似的,事后他该好好奖励戴梦溪了吧?

凤月医却冷嗤一下,淡淡的道:“但愿。”

正说着,已经有眼尖的人往他们的方向而来,傅宫凌和凤月医两个风云人物,一个军政界,一个商界能站在一起的机会太少,谁想错过?

而他们也猜不太透这两人的关系,因为看起来都各自成双,可是按说,凤月医该是童养媳的,估计两人都长大了,也不走那传统的套路。

“哎呀,凤总,班总,见您两人可真难!”有人热情逢迎。

“傅军长也来了?”

“戴小姐永远这么美!”

场面看似热闹了,有人看了成对而站的四人,笑得煞有意味。

戴梦溪也笑了,“过奖!在凤总面前,我可不敢自诩美人了!”

是,所有人都知道,凤月医不仅才能过人,更是美得令人不敢靠近。

凤月医向来不喜欢这些虚浮的场面,听了他们的话,也是淡淡的一扯嘴角,倒是每一次提酒都很干脆的喝了。

正在这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一看这众星捧月的,这位大概就是凤总了?”

几个人转头,看着五十上下的男人,笑着走来,一身纯黑的中山装显得略显压迫。

傅宫凌一见此人,猛地眯了眼,北云漠怎么会来?

站在人群中的凤月医依旧是淡淡的目光,眼底却略有疑惑,因为她从不知道商界有这么一号人物。

只听北云漠笑着自报家门:“凤总恐怕不知道我是谁,不过,傅先生应该是知道的,我与傅老认识,以前一直在瑛国做生意,最近往国内发展,后生可畏呀,我这日后也得仰仗凤总不是?”

是么?凤月医转头看了傅宫凌,却见他冷脸皱着眉。知道这个老者没那么简单。

她淡淡的一笑:“您过奖,仰仗不敢当,不过既然是爸的朋友,月医自当以长辈相待。”

她说话总是这么严谨,只是以长辈相待,没有任何承诺,因为她的直觉就是不喜欢这个人。

“月医,差不多了就早些回家。”傅宫凌忽然冷冷的开口,目光在北云漠身上扫过。

别人一看这气氛,都识趣的陆续离开。

她自然看得出,傅宫凌不想让她接触这个人,也不多做逗留。

看着她和班若铭走了,倒是北云漠若有所思的笑了,道:“傅军长好胸怀!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如此亲近也不介意?”

傅宫凌示意戴梦溪离开,转而面色森寒的盯着北云漠:“北云先生竟然还敢出来走动?现在要担心的,不该是自己么?”

北云漠爽朗的笑了,习惯的抹了侧鬓杂白的头发,道:“我可是来国内做正经生意,你还能抓我不成?有证据吗?”

傅宫凌眯起眼,他这么年都在搜集北云漠的犯罪证据,的确很难,但并非没有收获,只是让他再逍遥一些时间,他要一举灭匪。

两人之间气氛冷硬,傅宫凌紧绷下颚,冷然道:“不要打她主意。”

“她?”北云漠笑了笑:“你是说凤月医?”说着,他摇了摇头,“凤总在商界赫赫有名,我哪敢轻易动?”

傅宫凌睨着他,不敢轻易动?为何还敢制造车祸?

北云漠诡异的一笑,举了酒,他是不会轻易动凤月医,不过,一动便要是要她的命!至于滇英集团,接管过去就完事了,他还不信对付不了一个女人。

“我不会让你猖狂太久。”傅宫凌说着,仰头干了酒。

北云漠一挑眉:“你我前后辈斗了这么久,我倒也希望早些决胜负!”说完一甩袖子,潇洒转身走人。

凤月医和班若铭出了宴会厅,洛禛已经等在那儿了,但她没有立即上车。

本来是想问问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可是没过会儿,她却又看到了戴梦溪和他贴在一起,笑得那么妖媚,看得她直皱眉。

好一会儿习惯的握着手镯,压下脾气,却又摩挲着戒指,总算走了过去,语气不善的道:“不回家么?”

傅宫凌听出了她心情不佳,但看了看身旁的戴梦溪。

凤月医却直截的一句:“让桑哲送她,你上我的车。”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已经转身往回,到了若铭身边,才努力笑了一下,“约好去见营养师的,改天吧!”

“依你的。”班若铭轻轻一笑:“路上慢点!”

凤月医点了头,低身钻进车里。

可是她等了会儿,却不见傅宫凌上来,皱着眉转头,才见他走了过去。

却听他说:“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再者,梦溪喝了不少,我先送她回去,晚一点回来!”

车内的人几不可闻的低哼,转头看了刚刚还笑得妖媚的戴梦溪,哪里像喝多了?

继而,她用着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道:“你不回来最好,我习惯了!”

“嘭!”车门被她关上,吩咐洛禛立刻开车。

傅宫凌差点被夹车门,皱眉无奈的笑了一下,看着车子离开。

戴梦溪站在不远处,目光不明,其实她想,宫凌这么优秀的男人,谁会不爱?凤月医在傅家生活了二十一年,比谁都懂得他的好,她对宫凌一定是有情的,只是习惯了强势,不懂得拿出女人的娇柔。

他们已经是夫妻,若是朝夕相处,宫凌也不定就会爱上凤月医,想到这里,戴梦溪皱了眉。

“宫凌!”抬头,她就迷醉的笑了,挽上他的手臂,一同去她住处。

凤月医从上车到停车,眉头就没松过,抛却商界里的强势,她也不过是个女人,指节一次又一次的转着他送的戒指,这么晚,他送戴梦溪回去,还能干什么?

大步往家里走,随手扔了包就给倒了杯凉水,可是一想戴梦溪手上的戒指,她依旧生气。

还以为傅宫凌对自己多好,原来对谁都一样么?

可她偏偏舍不得把戒指摘下来,就像这么多年都舍不得摘下他给她送的镯子。

夜色渐深,她了无睡意,捏了一杯咖啡立在阳台。

终于听到车声时,她才放下杯子出了卧室。

傅宫凌一上楼,大衣捏在手里,一手捏着眉间,显得很疲累,醉意也不轻,因为离了宴会,他又去了别的地方也没少喝。

抬头见了她,他才淡淡的笑了一下,刚要开口,才看清她冷着脸。

“我回来晚了,生气了?”到了她身边,傅宫凌才低声道。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