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主人公叫许诺言夏正熙《名门盛宠:姝色无双》

小说:名门盛宠:姝色无双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许诺言

角色:许诺言夏正熙

简介:爷爷,这是海边别墅的房产证,已经写上了言言的名字!爷爷,这是新公司所有的资产,明天上市,现在已经全部归到言言名下!爷爷,婚后我会尽快让您抱上外孙的!明天订婚!某女:停停停,我都还没有同意呢!某男:老婆,我们还是晚上回家好好聊聊吧!半夜,某女咬牙切齿:夏正熙,我聊你大爷!

书评专区

将明:做好有毒准备。

变身B站萝莉:听说有任务失败会变扶她,想问下是不是失败了?没失败的话就算了,也没啥看点。

横推武道:这样的书还挑这挑那的,真不知道你们要看啥

名门盛宠:姝色无双

《名门盛宠:姝色无双》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9章 为什么不结婚

一顿饭李小夭吃得很不是滋味,就连平时喜欢喝的豆浆,也是食之无味。
倒是许诺言,一顿饭吃的贼开心,又是喝豆浆,又是吃油条的。虽然油条没敢吃太多,只是吃了半根解解馋而已,这东西吃多了不仅对身体不好,而且还会发胖,荷包蛋却是整整吃了两个。
这也不能怪她,谁让李妈做得荷包蛋里面的蛋黄都还是流动的,特别符合许诺言的胃口。
完饭之后,两个小朋友坐在后面,许甫州在前面开车。本来想叫许洋尘一起来的,但是他今天有跆拳道课,所以只能作罢。
因为不喜欢李小夭,但是一路上没有人说话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一直在找许甫州说话,虽然许甫州回答她有些敷衍,但是总比一路上不说话的好。
比如说:
“大伯,你的多大了?你比我爸爸大几岁啊?”
“四岁!”
“大伯,你帅还是我爸爸帅呢?人家都说我爸爸长得像爷爷,那你长得像爷爷,还是奶奶呢?”
“我帅。”
“大伯,我们等下去爬山之前,买点好吃的好不好?我想吃奶油草莓,香蕉,牛油果,酸奶,柚子,火龙果,嗯……要不,再加一小袋辣条吧!”
“不好。”
“……”许诺言犹豫再三,终于狠下心来放纵自己一下,允许自己吃一小袋不健康的东西了,结果,自己好不容易将自己想吃的东西,一口气说完,他居然只说了两个字,还是拒绝的。
许诺言越想越生气,干脆噘着嘴巴,双手插着腰,坐在车里不说话了。
许甫州看着原本叽叽喳喳的许诺言一下子不说话了,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不是不给买,只是有些忍受不了在他车里吃东西,所以想等着到那里再吃。
现在看起来,她好像真的生气了。
原来叽叽喳喳的,突然安静了一时之间倒还有些不适应。
通过后视镜看许诺言生气地小模样不禁哑然失笑,怎么突然觉得小朋友也不是那么麻烦了呢?
要不……等下回去洗车吧。
就在许甫州开口想说让步的时候,蔫了的许诺言,又重新打起精神来了。
“大伯,你手臂上的肉肉好硬啊!是太胖了吗?”
“那是肌肉。”许甫州觉得自己太阳穴得青筋猛的跳了一下,最后想想,又加了一句“练的!”
“大伯,你为什么要练胖肉呢?奶奶说,有肉了不好看!”
“……”
怎么突然觉得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肌肉,被别人嫌弃了呢?
想当年,他在部队里面,身材可是一等一的好,后来出来了更是没有人可以比。
李小夭看着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互动,虽然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许诺言在说,许甫州敷衍着,但是她怎么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会有家里,温馨的感觉,而她坐在车里,没有一个人搭理她,她就像个外人一样。
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选择沉默不语,但是李小夭可不是一般人。
她也学着许诺言睁着厚眼皮,内双小眼睛,巴巴的学着许诺言,对着许甫州撒娇说:“大伯,为什么言言妹妹叫二伯叫爸爸,那大伯你什么时候有人叫你爸爸啊?”
此话一出,车里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就连一直喋喋不休的许诺言也干笑了两下,闭上了嘴巴。
想大伯一辈子没有结婚,一定对结婚这种事情有特别的抵触,或者是喜欢的女人嫁给了别人,否则,正常人怎么可能一辈子不结婚?
许诺言上辈子,偶然间听爷爷跟奶奶说过,好像大伯喜欢上一个出身贫寒的女人,只不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两个人不欢而散。究竟是什么原因,许诺言也不是特别清楚。
不管怎么样,这个问题一定是大伯的逆鳞。
连爷爷奶奶都不敢轻易提起的事情,她这个新来外人,居然不要命的提起来。
原本许诺言和他搭话,只不过是想让两个人的关系好一些,让这次三个人的旅行,她有一个同盟。
谁知道,李小夭居然会问这么蠢的问题?
许甫州根本没有接她的话,在他眼中,李小夭只不过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比不得许诺言是许家唯一的公主。许家收留她,本就是为了不让外人说闲话而已,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理会她。
许甫州不说话,许诺言自然也不会说话,车里一下子冷清起来。
李小夭说完之后巴巴的等着许甫州像回答许诺言那样虽然不耐烦,还是还是有些无奈的回答她。
而且,她没有像许诺言那样,问那么弱智的问题,她觉得自己问得问题还是比较有深度的,能够像个大人一样,和许甫州讨论这个问题。
结果,她撑着,好不容易睁大了一些的眼睛,甚至等着许甫州转过头来看她一眼,结果挣得她眼睛都疼了,许甫州都没有回过头来,甚至连句话都没有。
而且,他和许诺言也不说话了。本来他们俩不说话,她应该高兴的,但是现在看起来,怎么都像是她搅了他们俩的兴致一样。
她忍下心里的委屈和在眼里打转的泪水,告诉自己一定是刚刚许诺言那个小贱人一直在吵,大伯没有听见,所以大伯才没有回答她的。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重新撑大眼睛,问:“大伯,为什么诺言妹妹有人叫爸爸,那大伯,什么时候有人叫你爸爸啊?”
已经选择闭目养神的许诺言听了这话,眼皮跳了两下,这个李小夭,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遍没有人理会,她居然还敢来第二遍。
前面开车的许甫州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曼莎那张唯美妖娆脸,为什么提到结婚,自己第一反应就是她?
难不成……
许甫州不动声色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他身边女人无数,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女人?
一定是那个女人昨天晚上留了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吧。
其他的女人,可从来没有这么对他说过话,更别说留他了。
看来,自己最近不太正常啊。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