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萧飞刘梦遥《一品飞候》

小说:一品飞候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东北鑫仔

角色:萧飞刘梦遥

简介:他穿越来到大周,本想做个富家翁,浪荡度日,奈何麻烦不断,未婚妻三天两头闹退婚,太子总是给他使绊子,皇帝经常找他商量国策,花魁不接客只为与他喝酒,第一富商求着他学习如何开店

想要做一个闲散狂徒,纨绔富少,为什么就这么难?

书评专区

天外黑科技:不如逃亡犯报告、天外寄生。主角心智差了那两本主角一大截,作者笔力也差了很多,珠玉在前,又是同样的题材,这本就很难入眼了

小四,向着渣男进攻:啊,差点忘了这本,纯洁的童鞋就不要点了,这是篇肉文,各!种!肉!

北地巫师:写的不错 是我的菜 唯一闹心的是每章的字数。。。什么时候起点允许1000+的字数了

一品飞候

《一品飞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29章 郕王的态度

  管家来报,萧飞到访。
  姜晟回房换下朝服,来到客厅:“萧公子,想不到昨日一别,今日又能相见。”
  这时,他看见桌上放着一个木匣。
  “这是?”
姜晟困惑。
  萧飞摆出一脸晦气模样:“如今京都都在传,我萧飞在北疆买诗,丢尽文人的脸,这彩头,我也不好意思再留着,早些还给郕王殿下算了。”
  “何必如此?”
  “不行,听说这事惊动了皇帝,恐怕萧家也要因我满门抄斩,我趁着还有口气,把这宝刀物归原主,也算我萧飞活的明白。”
萧飞跺跺脚,显得很无助。
  “噗”姜晟忍不住笑了。
  马车停在国丈府门前,姜婉柔兴匆匆跳下马车,闯入国丈府。
  轻车熟路,姜婉柔直奔刘梦遥闺房走去。
  “梦遥!”
  房间里,刘梦遥站在飞将军画前,带着几分痴迷。
  一早,翠儿火急火燎跑来,告诉她,萧飞一夜之间成了京都名人,人人都在议论,萧飞的诗,是买来的,是抄来的,如今,都嚷着要去告御状,让萧飞一败涂地。
  虽然刘梦遥非常反感萧飞,万沅节过后,不知怎的,刘梦遥对萧飞的感觉变了。
  似乎,再也恨不起来,有时想想,其实他也没那么讨厌。
  脑中思绪乱飞,却被姜婉柔一声娇喝打断。
  姜婉柔走进房间:“梦遥,如今京都出了大消息,你却窝在家里,真是好耐性。”
  “这京都,能有什么大事,国家之事,轮不到咱们女流过问,小来小去,也就萧飞那厮买诗的事情,何必在意?”
刘梦遥说的轻描淡写。
  姜婉柔略显惊愕:“天哪,你居然不叫他废物了?”
  “有吗?”
  “这买诗的事情原本不算啥,有人把这件事告到父皇那里,问题可就严重了,说小了,道德败坏,说大了,欺君之罪,诛九族,梦遥,你这婚事,不用退了。”
姜婉柔挑逗着说。
  “那也好,省着我……”刘梦遥突然发现,姜婉柔的表情不对。
  “你给我说说,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反正你要退婚,还管那许多作甚?”
  “说说,我想听。”
  “不说不说。”
  “你要是不说,我挠你痒痒了?”
  “哈哈哈,好,我说,那萧飞还真是王老的学生,那首诗叫塞下曲,朝堂上,王老亲自出来作证,假不了。”
姜婉柔被刘梦遥挠的哈哈大笑。
  刘梦遥却突然住了手。
  此时的她,不知该高兴,还是失落。
  退婚,又无望了。
  但是这个萧飞,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他居然拜在王启文的门下,那先前,为什么那么多人说他不学无术,纨绔成性呢?
  此时的他,在干嘛?
  郕王府暖阁,二人正在饮酒。
  “那首塞下曲,妙笔生辉,你一个没上过战场的公子哥,为何会有如此意境?”
  “郕王殿下有上过战场吗?”
  “没有,不过北疆烽烟起时,我有请命,奈何父皇不允。”
姜晟苦笑,岔开话题:“你和王老之间,究竟怎么回事,萧义说你未曾拜过他,可王老却在朝堂,公然为你作证,这件事,古怪得很。”
  “其实我也懵着呢,塞下曲这个名字,除了老顽童,我未对任何人提起,或许,是老顽童替我请的王老作证也说不定,这种事,谁知道呢。”
  “今天户部侍郎耿越公然奏报此事,你知道意味着什么?”
  “郕王不必绕弯子,有话直讲。”
  “户部侍郎耿越可是太子党的人,他公然用这件事做文章,背后授意之人……“姜晟故意在这里顿住话头。
  这真相,萧飞早已知晓。
  “你也不用害怕,既然你是本王的朋友,本王自会护你周全,不过,太子既然盯上你,又是为了女人出手,怕不会轻易罢手。”
  “既然他已经出招,我萧飞,没有不接着的道理。”
  “你打算如何应对?”
  “本来我还有些担心,但是见到郕王殿下,我心里已经清楚,太子这次出手,应该没讨到什么便宜,这一局,他输了,不过下一局会怎样,没人知道,所以,我这些日子,也该做些准备了。”
  “你敢和太子叫板?”
姜晟吃惊。
  “他想我死,我也不会让他好过,况且,今天郕王殿下也说了,会护我周全,我还怕什么,未来的日子长着呢,走着瞧。”
萧飞已有些醉意,拿起酒盏,又猛灌一大口。
  郕王举起酒盏,却没有喝。
  这个萧飞,果然有意思,胆子够大,心思又细,最重要的是快意恩仇,不拘小节,有趣!
  姜晟还想再问萧飞接下来有何打算时,萧飞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姜晟只得苦笑,命人叫来丁儿:“你家公子平时酒量也这么浅吗?”
  “我家公子能喝着呢,这次恐怕是被街上的流言蜚语气到了,所以醉的快。”
  “行吧,把彩头带回去,好好照顾你家公子,等他醒了,告诉他,本王会一直支持他,让他放开手脚,该干嘛干嘛,不必有任何忌讳。”
姜晟起身,摇晃着离开了。
  萧府门前,一辆马车停在路旁。
  “铃儿,萧公子还没回来吗?”
韵寒担忧的问。
  “姑娘,听说萧公子一早出门了,还没有回来。”
铃儿站在车外,她已经去萧府打听过了。
  不多时,远处几个护卫护送着一辆马车回到萧府,丁儿刚掀开车帘,铃儿认出了她,兴奋的笑了:“姑娘,怕是萧公子回来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