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杨初雪杨芸主角

小说: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慕简

角色:杨初雪杨芸

简介:一朝穿越,醒来成了落魄王妃,杨初雪看着眼前那个男人,拳头都硬了
有这么对自己老婆的吗?可惜她人在屋檐下……好生气,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直到她掌握了一门茶艺……看着不知好歹,要对自己动手的女人,杨初雪赶紧躲到王爷身边,委屈哭诉:“都怪我,惹了妹妹生气,也惹得王爷不高兴
”王爷:“……”可爱,想亲,想抱……反派:“……”好一壶绿茶……

书评专区

超级魔法高校:3章毒毙。天赋至上的组织里,拥有SS级天赋的主角非要忍受白眼当废柴。数据流,个别优秀普通人全属性相加值30~40,主角没超过10,难道是设定宅男的力量+体力+智力约等于咸鱼么。

红星兔的末日复兴日记:这才是末日发生时,正真会发生的事,就犹如灾难时候,是谁会第一时间组织救援一样。自从看完这文后,看末日文总有点膈应,好在它出的比较晚。

英雄再临(英雄?我早就不当了):英雄不断光临优书网,干得漂亮!成功打破次元壁,打脸众人。

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

《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怎么不客气

  宋延捷颇为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杨初雪这才猛然一惊。

  她眸光一冷,伸手抚在唇上,那里似乎还带着些被侵袭后的余温。

  眼前宋延捷的眉目放的巨大,他勾起的唇角略带着几分得意,好以瑕整地期待着她羞愤欲死的反应。

  杨初雪恶狠狠地瞪着压制着她的男人,脑海不断回闪,她对杨雪的惨状还心有余悸。

  说不定原主身死,也有这个男人的一份“功劳”在。一想到这里,她就一阵厌恶,手足皆不由自主地挣扎起来,

  “死男人,放开我!”

  死男人?从来没人敢这么称呼他。

  宋延捷玩味地勾起唇角,促狭的丹凤眸中闪过两道寒光,他手下多用了三分力道,将身下不安分的女人反剪在怀中。

  修长白玉的手指掐住杨初雪的下颌,对上那双倔强不驯的眼睛,他低低笑了起来,

  “还真是只小野猫。”

  这个男人竟然把她比作野猫!杨初雪眼角抽搐,眼前浮现一只毛发麻麻赖赖,叫声粗旷沙哑的猫正不停地哈气,仿佛在抗拒着所有人的靠近。

  思绪飞离,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她才意识到自己被死男人带跑偏。

  “四处招蜂引蝶,我看你才是只肾虚的大尾巴狼!”

  杨初雪气的小脸憋成了猪肝色,嘴上却不输人。奈何宋延捷将她箍的死死的,两双略带肌肉的长臂竟像铁桶一般无法挣脱。

  不论是不是真的,男人最忌讳都是怕他的女人说他肾虚。

  宋延捷眼神微暗,一只大掌顺毛似的捋着她的后背,声音低沉带着几分危险,

  “哦?雪儿说说,我究竟什么时候招蜂引蝶了?”

  男人蕴热的气息洒在杨初雪敏感的脖颈上,她被痒的微微一缩,眼神略颤脸色通红险些败下阵来。

  “你,你既舍弃我娶了她,就该与她举案齐眉,现在反跑回来勾引我,什么意思?”

  这一番怨怼之言让宋延捷心中疑窦渐消,眼前的女人牙尖嘴利,这与原来性子懦弱好欺到极点的杨雪相差甚远。

  他想,果真是换了个芯子。

  如果她安分守己地呆在府中那他便大发慈悲让她活一世,若是翻阴风起怪浪阻他大事,也绝对不会轻饶了。

  想至此刻,宋延捷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一副我懂你意思的表情,

  “雪儿这是吃醋了。那本王以后都宿在你这里,可好?”

  杨初雪见他说话愈来愈过火,强忍住冲头的怒火,甜甜一笑,浑圆的眸子弯做月牙状,夹着甜滋滋的音色,

  “雪儿终于盼到这一天了,王爷让雪儿抱抱你,好么。”

  眼前的女人像是深藏着好几副面孔,上一刻还恨的不成样子,下一刻就温柔如水了。

  难不成她是想使美人计?感受着怀中依偎着的柔软,宋延捷生起一丝期待。他突然想看看她又在耍什么花招,便轻轻松开手,老谋深算地笑着张开手臂等娇人入怀。

  就是现在!

  杨初雪终于挣脱束缚,双足重重落在宋延捷的胸膛上来了个兔子蹬鹰。趁他被踹倒的空档,轻巧接连翻滚,手腕微撑跳下床塌。

  她目光如炬,很快就捕捉到了之前扔到地上的绣花针。

  与此同时,宋延捷像是早有预料,一个鹞子翻身站了起来。他一寸寸逼近,眼波笑的流光溢彩。

  “你别过来,不让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杨初雪略带威胁的眼睛微微眯起,玉葱般的指捏住将针尖儿,暗暗将它瞄准宋延捷的天池穴。

  熟料宋延捷表情闲适自如,视她的威胁如无物,身形愈发逼近,此刻已经距离她不过一尺之近了。

  呼吸微促,宋延捷低沉的声音好似编钟吟唱,

  “我倒是想瞧瞧,雪儿究竟要怎么对我,不客气。”

  这男人实在不好对付。

  杨初雪咬紧牙关狠狠地盯着他,待他靠近,当即手腕翻动,绣花针应声而入。

  “唔……”

  针尖准确无误地扎在天池穴上,宋延捷丝毫没有防备,胸口突然一冷,疼的差点背过气去。

  狠心的女人。

  他哆嗦着嘴唇,腿脚一软半跪在杨初雪面前,不敢相信地看着她笑的娇美的脸庞,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见宋延捷尝到了苦头,她一脸好笑地欣赏着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也不着急站起来,反而像是安抚受伤小狗儿似的拍了拍他的面颊,

  “放心,我给你扎的并不是人身上最脆弱的穴位,所以你并不会有生命危险。不过你也不要太开心,天池穴虽然不起眼,但却是最最难耐,不消片刻你就会感觉胸口发闷发酸,最后痛痒难忍。”

  说罢,杨初雪露出邪恶的微笑,手指捏着针尖用力捻了捻。

  “嗯──”

  宋延捷疼的发出一声闷哼,感到眼前一片花白,紧能保持的一丝理智也荡然无存,身体不听使唤地斜斜倒下。

  她玩的兴起,便没有注意到宋延捷的神态,不防备百斤的重量竟排山倒海似的砸在她的身上,后脑磕在地上,发出明亮的脆响。

  两人像两片勺子,宋延捷扣在她的身上,若是忽略掉其中的剑拔弩张,这倒算是个春光旖旎的暧昧景象。

  “呜……疼疼疼……”杨初雪抱头痛呼。

  与此同时,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进来的是个身穿碧绿窄袖装,头梳丫鬟发髻的小婢女,她探进一颗脑袋来好奇地四处张望,

  “庶夫人,屋里是出了什么事?”

  杨初雪一阵头痛,她与宋延捷这个样子若是被传了出去,怕贺云珞又要打上门来找她的麻烦。

  她正发愁怎么圆场的时候,身下发出一声忍痛难耐的闷响,“出去。”

  宋延捷双拳紧握,硬生生憋出了两个字。

  是这厮太过强悍还是她用力不深?杨初雪眯起眼睛,看着那深深戳进他皮肉的绣花针,只露出个针尾在外面。

  “王爷?”

  小婢女一声惊呼,这才发现庶夫人正跪坐在王爷的身上笑的诡异,而王爷则形状扭曲汗如雨下平日威严清冷的的形象大崩,两人不知道在玩什么把戏。

1 2 3 4 5 6 7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