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哪里可以看小说权宠天下,神医王妃要和离楚师晴景宸俊?

小说:权宠天下,神医王妃要和离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楚师晴

角色:楚师晴景宸俊

简介:国宝级医生楚师晴穿越成无脑花痴,被渣男恶妹毒母欺诈,被新婚王爷厌弃
楚师晴要做两件事,第一件就是虐渣男恶妹斗恶母,为原主报仇
第二件就是和离,从此狂放不羁走天涯
第一件事做起来挺顺手,各路渣渣被虐地瑟瑟发抖
第二件事就不太顺畅了
楚师晴满脸警惕:景宸俊,你不想和离?你不会看上我了吧?某王爷:是,我看上了你了
你能如何?骗子!你说你讨厌我,恨我,要和离!男人都是骗子!滚!

书评专区

巫托邦:剧情不太合理

权柄:毒点太高 特种兵 各种现代元素 违和感很强 不成熟时期作品

在线等挺急的:哎呀,踩进来看看发现多了几条评论好开心啊~~每次逛龙空都有新收获愈发喜欢lkong了~~~fighting!继续架构新世界~~~

权宠天下,神医王妃要和离

《权宠天下,神医王妃要和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8章 这就当上学霸啦

楚师晴悲悯地摇了摇头:“祥王真是个好人,虽然让刺客进了府里,但为了大家的安全亲自捉拿刺客,落得这样一身伤,真是可敬可叹。

祥王不但能力不行,让刺客到了这么重要的场合,还莽撞,不知道让侍卫捉拿刺客偏要自己上,结果自己受伤了。
曾雅是官场上的人精,哪里不理解她话外的意思。
心里对景宸祥也多了几分斟酌。
要当储君,有贤名有贤心还得心思缜密,有勇无谋可不行。
景宸祥万万没想到自己看不上的蠢货竟然会成为他夺谪之路上的绊脚石。
她要帮景宸俊,他偏不能如她愿。
茶谈会上,他要她出尽洋相。
回到正厅时,所有人都已跪坐好。
席间留了几个空位,矮案上摆着“曾雅”“景宸祥”“景宸俊”三人的名牌。
待曾雅落坐,景宸祥冲楚师晴和曾雨辉歉意颔首:“不知六弟妹会抛头露面,不曾留座,六弟妹便在我这坐吧。

这话说完,楼上便响起起哄声:“身为女子,如此哗众取宠,抛头露面,实不可取。

楚师晴没有回头,随手往后一挥,一个带水的茶盏又快又狠地砸中了二楼某个人的嘴,痛得茶楼里立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她转身冲二楼灿然一笑:“管好你们的嘴。
本王妃纵然是女子,治你们以下犯上的罪还是可以的。

“以下犯上”这罪名可大可小,全看上位者的心意。
二楼的人连参加茶谈会的资格都没有,身份自然跟王妃不能比,更何况她还是战神宸王的正妃。
  
战神宸王,凶名在外,是可止小孩夜啼的存在。
谁敢惹!
二楼顿时鸦雀无声。
楚师晴满意回身,冲景宸祥道:“祥王殿下自己坐便是。
曾二公子,你坐我相公的位置,他去办差了,忙得很,没空来。

她敢保证景宸祥根本叫给景宸俊发请帖,故意摆这个纸牌在这,就是让朝中四品以上大员认定景宸俊目无兄长,更瞧上茶谈会这种读书人的盛会。
景宸祥想在今天给他自己立贤名,还想趁机踩踩景宸俊。
这个垃圾!
曾雨辉不太愿意,景宸俊的位置离首位太近了,他怕被提问。
楚师晴默默地冲他竖起了小拇指,曾雨辉热血冲上脑门立刻一掀衣袍妥妥地跪坐在景宸俊的席位前。
“席位已满,不知宸王妃如何落座?”
突然间,一个温柔的声音缓缓荡开,仿佛春风拂过耳边,带着一股温暖人心的力量,让人心生暖意。
楚师晴正要往首座而去,闻言侧头回望,就见一名白衣男子居中而坐,眼眸如星,墨发半束。
他似自带风景,明明坐在茶楼却仿佛置身林中, 自有一股不拘俗世的自由空灵。
这一刻,楚师晴有些明白为什么他不谈入世了,因为他不属于这个俗世。
这样仙气飘飘的人,就应该喝甘露吸天地精华,吃一顿人间烟火都怕玷污了他。
这就是传说中当世无二的兰二公子兰司卿啊,当真不愧盛名。
楚师晴微微一笑,冲到他的面前,鞠躬后跪坐在他的旁边,说道:“本王妃做为今日茶谈会的主人,自然坐在这里。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讲什么枯燥的文言文,但她必须在这个时候向所有在场的人表明身份,让景宸祥在事后难以否认。
景宸祥放在矮案下的手紧紧地握成发拳,拼命克制才没有上去把她掐死。
他努力保持微笑,温声道:“那便由宸王妃主持吧。

既然她想要名声,那他就给她机会。
他就看看这个连打油诗都写不明白的草包要怎么开这个场。
景宸祥一想到楚师晴过往在各种聚会上出的洋相,心底暗暗期待了起来。
主持开场啊?
楚师晴还真的没主持过,但架不住看地多啊。
春晚,综艺,各种各样的联欢会……
楚师晴小声地问旁边的兰司卿:“你今天有主题吗?”
她很小声,可是在寂静无声的空间里就显得很大声了。
在坐的大人没有出言取笑,但眼底各藏嘲讽。
景宸祥心底乐开了花,茶谈会自然是无题而谈。
拘束于主题,那还有何出世可言。
从今以后,楚师晴的草包之名将被百官印证。
兰司卿却温柔地为她解释:“论道,无题而谈。

论道啊。
“谢谢!”
楚师晴略一思索,跪坐在地,缓缓开口道:“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
“等一下!”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打断她。
楚师晴抬眸看去,却是街上遇到且训诫过她的前顾命大臣许余。
“许大人可有疑问?”
许余有些激动地看向兰司卿,“兰二少,这就是你这次回来要分享的内容吧?你怎么能提前透露给宸王妃呢?”
楚师晴这才发现大家脸上都有些震惊和不忿之色,显然他们跟许余想的一样。
兰司卿放在矮案上的右手几不可见地颤抖了几分,那双温润的眸底也充斥着惊愕:“在下并没将此行所得跟任何人分享。

楚师晴被他们看得一脸懵:“道德经,会背几句……不是也挺正常吗?”
兰司卿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耐性道:“道德经失传已久。
在下遍寻先贤旧迹,偶得几句,串联成文。
今日受邀来此也是与大家共讨新句之意。

啊,这么个意思。
不是说无题么?这不是主题很明确么?
楚师晴面对美男十分歉意且无措,“那,要不,我们现在就开始正式进入茶谈会?我就不主持了?”
再主持下去,她担心兰二没什么可分享了。
她在现代的大领导十分沉迷《道德经》,曾一度要求他们特别行动组人人熟读《道德经》,她为了升职加薪,背地十分用功。
“不知道宸王妃还能背下多少道德经的内容?可否愿与我等分享?”
兰司卿满眼期待看她,那漂亮的眼眸里透着对知识的渴望。
这下子不只是许余,就连其他大臣,甚至楼上的买票的看客们都满怀期待地看着她。
景宸祥却被惊地灵魂离体。
草包楚师晴,怎么会失传的《道德经》。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