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御灵动九霄宁笑宁朗在线阅读

小说:御灵动九霄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宁笑

角色:宁笑宁朗

简介:杀手之王宁笑因阎王抓错人而尸骨无存,不得已只能魂穿异世,来到一个用巴雷特都打不死人的鬼地方
本是孤儿的宁笑有了疼爱他的父母和可爱的妹妹,却也有了仇敌一般的族人
觉醒天赋灵,收服地赋影,且看一代杀手之王如何守护着他所珍视的一切,在这聚灵大陆闯出一片山河!“我的家人,由我守护!”——宁笑

书评专区

十里坡剑神:喜欢这种风格,可惜字数太少,而且这种书很容易写蹦。看个小说都能看到黄旭东,我怎么遭得住吗!隆重介绍网文界新秀毒奶真人黄旭东。b站有人画了他和会长的本子~但是不敢发。。 。。怕被黄真人奶死。

放开那只纱奈朵:宠物小精灵的同人,主角没有推倒自己的精灵,至少现在没有。

比企谷雪乃的养成日记:原来以为是单一女主文,点进去发现是后宫文。人设把握也略有崩坏,这点主要体现在男主身上,如果是穿越到比企谷也就算了,但是这个是原生。所作所为,处处留情。真是看不出原著大老师比企谷的模样。

御灵动九霄

《御灵动九霄》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家人在的地方就是家

睁开眼睛,入眼处一片陌生的房顶以及身上传来的清晰的痛楚都明确的告诉宁笑,刚才他所经历的事情不是做梦,他这是真的穿越了……

宁笑,有着“狞笑死神”之称的世界杀手之王,死因是阎罗王喝多了酒,勾错了魂……

死无全尸的宁笑没法还阳,阎王给了他两条路,第一条路是在枉死城当一个富家翁,然后宁笑毫不犹豫的选了第二条,他可受不了混吃等死的日子。于是,他带着阎王馈赠的一些宝贝,穿越到这异世界借尸还魂了。

宁笑尝试着动了动手脚,背后传来的那一股钻心的疼痛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随后脑子一晕,一段算不上海量但是也十分庞大的记忆翻涌出来,融入他自己二十八年的记忆之中。

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也叫宁笑,十六岁,星城第三家族宁家的少爷,父母俱在,还有一个小了他四岁的妹妹。

刚刚接收到这个记忆,宁笑就激动了起来!

我有父母了!还有了一个妹妹!宁笑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前世他就是一个孤儿,唯一算得上亲人的就只有自己那个杀手师父,不过在那个魁梧的糟老头身上,宁笑感受到的只有痛苦和严厉。天知道宁笑对于亲情是多么的渴望!

而现在这一份亲情就这么送到了他的面前!

激动一番之后宁笑就是继续翻阅记忆,看到了父母对自己的疼爱,然后也看到了自己这一家在家族中所受到的折辱,看到了原本那宁笑的痛苦和倔强,看到了……看的宁笑额头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从隔壁房间传来了父母的声音,暂时的打断了宁笑的回忆。

“不行,我得再去一次药房!”这是父亲宁朗的声音,语气里满是焦急。

“阿朗,你已经去了三次了,他们都不给,你再去有什么用呢……”这是母亲李玉烟含着啜泣声的绝望话语。

砰的一声闷响,宁朗一拳头砸在了桌上,愤怒中却透露着一种决绝:“就算是让我下跪,让我向宁平那混蛋下跪认错,我也得把药求来,为了笑儿,老子的这点面子算什么!没有药他会死的啊!”

听到这里,宁笑紧紧的捏住了拳头,脸上已经挂上了淡淡的冰冷微笑,而若是前世的那些同行看见宁笑这幅样子,恐怕是有多远躲多远了,这种微笑,说明这位狞笑死神已经愤怒的想杀人了!

为了自己,让父亲受如此大的侮辱?不!绝不!

宁朗口中的宁平,是他的弟弟、宁笑的二叔,也是现在的宁家家主。五年前宁笑的爷爷也就是老家主宁武得到一份藏宝图,然后和当时是星城第一高手的宁朗一起寻宝,却被高手伏击,宁武死亡,宁朗逃了回来,但是却灵力全失成了废人。

于是那个不学无术纨绔成性的老二宁平,趁着家中大乱,靠出卖家族产业勾搭上了星城第二大家族徐家,得到徐家帮助,以暗杀和威逼利诱等方法排除异己,最后坐上了家主宝座,而在宁平的把持之下,原本的第三家族宁家,已经彻底的成了徐家的走狗……

剩下唯一不服他的宁朗一家,自然成了宁平的眼中钉肉中刺,除之而后快,原本的那个少年宁笑,也是被宁平儿子宁岩给打死的,这一身新伤旧伤,全是出自宁岩和他的狗腿子之手!

原本就渴望亲情的宁笑,现在已经彻底的接受了那一份记忆,他怎么能够容忍自己那无比骄傲的父亲,为了自己去向一个小人磕头认错呢!这是他的父母,这是他的家!那么他就必须要守护它!

宁笑一边努力的挣扎下床,一边咬紧牙关自语道:“宁笑小子,谢谢你给了我体会亲情的机会,你放心去吧,这个家现在开始由我守护,以我狞笑死神的名义起誓!没人能够欺负我的家人!”

而就在宁笑忍着剧痛挣扎下床的时候,屋子外头却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娇诧:“你们要干什么!”

这声音是宁笑的妹妹宁小溪的,而听这语气,显然是有恶客到了!

旁边的房间里立刻传出了焦急的脚步声,宁笑父母直接就冲了出去,而宁笑则是深吸一口气,努力适应着这一具满是淤青和骨裂的身躯,一步一步的朝着门口走去!

屋子外头,宁小溪拿着一把竹制扫帚,看着过来的一帮人,神色满是愤怒和紧张。

在她面前的是两个公子哥和五六个家丁打扮的下人,为首一个拿着一把折扇的公子哥一脸轻挑,很是夸张的哎呀了一声,色迷迷的笑道:“亲爱的小溪妹妹,你怎么在扫地呢?要是伤了这一双漂亮的手,我可是会心疼死的。”

宁小溪一脸厌恶的表情正要说话,身后的大门却是一下子打开了,宁朗和李玉烟夫妻俩走了出来。

“爹,娘!”宁小溪将手里的扫帚一扔,急忙跑了过去。

看着来人,李玉烟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愤怒的神色,而宁朗则是抓紧了自己妻子的手,神色有些冰冷的道:“徐三少,宁岩你们俩过来干什么?”

那一脸阴鸷神色的宁岩没有说话,只是冷笑了一声,而那徐三少则是刷的一下打开折扇抚在胸前,眯着眼笑道:“嘿嘿,宁伯伯,今天小侄过来,一来呢是听说我宁笑贤弟受了伤,特来探望,二来呢,是亲自向你提亲来的,我想迎娶小溪妹妹做我的第六房夫人。”

听见这话,宁小溪顿时怒声道:“做你的春秋大梦!本姑娘嫁猪嫁狗都不会嫁给你这个混蛋!”

林朗伸手拦住了自己愤怒的女儿,冷冷的道:“徐三少,宁笑承蒙你们照顾,暂时还死不了,用不着你来探望,而小溪是不会嫁给你的,请回吧!”

就是这些家伙打伤了宁笑,现在居然还过来想折辱自己的女儿?!宁朗脸上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是心中的怒火却是熊熊燃烧了起来!

“哦?”徐三少用折扇挡住了自己的嘴,冷笑道,“宁伯伯这是看不起小侄咯?”

一旁一直冷眼看着的宁岩这时候也是冷笑道:“宁朗,你还以为你是那个星城第一高手呢?你现在就是一头丧家犬!徐三少看的中这个死丫头,是你们家的福气!居然还不知好歹!”

宁朗却是看都不看自己这侄子一眼,只是神色冰冷的伸手送客:“请回吧!”

宁朗的无视让宁岩顿时暴怒起来,他怒哼一声,冲徐三少道:“三少,理这些家伙干什么,想干嘛干嘛,宁朗这一个废人,还能挡得住你?走,进去看看宁笑那狗杂种死了没有,这个小丫头你直接带走!爱怎么玩怎么玩!”

让你以前总说我是废物!让你以前总是对我管头管脚!让你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让你总逼着我修炼!林岩心中狠狠的咒骂着,看着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大伯现在这落魄样子,宁岩心中不知道多高兴,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我看你们谁敢!”宁朗跨出一步将妻子女儿护在身后,怒目圆瞪!

病虎威犹在,这股子威势,倒是让宁岩心中一怵,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不过徐家三少却是嘿嘿的笑了笑,打开折扇挡在嘴前,冷声道:“哎呀呀,我们的‘前’第一高手发飙了啊,我好怕怕啊!铁头,去,搞定他!”

一个家丁答应了一声,跨步走出,手腕上光芒一闪,一个漆黑的镯子就是浮现了出来,然后他一摆手,朝着宁朗就扫了过来!

失去了所有灵力的宁朗想要躲避,但是却根本躲不开,徒劳的架起手臂抵挡,但是却直接被扫翻在地,那铁头更是不屑的呸了一声,一口浓痰吐在了地上。

宁朗的嘴角磕破了,一道鲜血流了下来,更是牵动了原本的伤势,咳嗽不休,宁小溪和李玉烟母女两人急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两人眼中都是有着淡淡的雾气,宁小溪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扶起自己父亲之后,坚定的挡在了屋子大门之前。

“你们这帮混蛋,别想伤害我哥哥!”宁小溪倔强的张开双手,如同护雏的小母鸡一般,一个样式简单的头箍就这么出现在了她的长发之上。

“哟,小溪妹妹可比你那个废物哥哥厉害多了,这就觉醒天赋灵了?”徐三少挑了挑眉头,但是却浑不在意,“铁头,小心点,别弄伤了她,晚上我还得好好玩呢!”

铁头嘿嘿笑了笑,正要动手,在宁小溪身后的大门却是吱呀一声打开了,面色苍白,脸颊上还带着淤青的宁笑,慢慢地走了出来。

看到宁笑,在场的人都惊讶了,宁小溪面色顿时着急起来,连连道:“哥,你怎么起来了,快回去!这里我解决!”

宁朗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伤势他清楚,可以说是就剩下一口气了,这怎么就能起来了?难道是老天开眼了?

徐三少的面色也难看了起来,对于这个怎么打也不服他的、又臭又硬的宁笑,他也是厌恶的紧,当下冷笑一声:“看来宁笑兄弟还活的很滋润啊,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铁头,给宁少爷松松骨头!”

宁笑回头看着自己父亲发白的脸色还有嘴角的鲜血,又打量了一下狞笑着慢慢靠近的铁头,嘴角扯出一道莫名笑意,突然跨步而出,从宁小溪身后闪了出来,然后以一种古怪的姿势莫名其妙的闪到了铁头的身后,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抓住了铁头的下巴和后脑勺,然后毫不犹豫的用力一旋!

毫无防备的铁头,就这么和站在自己身后的宁笑来了个脸对脸,他的脸上,还保持着那得意的狞笑,只是已经彻底的断了呼吸!

铁头的尸体倒在了地上,而所有人都是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一具死尸,要知道这铁头虽然不是御灵者,但是好歹也是觉醒了天赋灵,有那么一点灵力的人啊,宁笑现在的状态连普通人都比不上,居然杀了铁头?

纵然刚才铁头大意了,但是宁笑那突入铁头身后的步法也绝对是重中之重!

徐邵风的眼睛红了起来,不是因为死了一个手下,而是因为宁笑用的那步法。

这肯定就是当初从那处宝藏里带出来的好东西!徐邵风心中兴奋不已,这些东西应该都是我们徐家的!都是我的!

宁朗的嘴巴也是张大了,以他的眼光,自然是看出来了宁笑那步法的不简单,这种步法,自己儿子是哪里学会的?而且……

他看着宁笑那淡然的样子,杀了一个人,居然一点都不在乎,如同杀鸡宰鸭一般稀松平常!笑儿什么时候练成的这种冷静心态?

“徐邵风,你欺负我也就算了,居然还伤了我父亲?侮辱我妹妹?信不信我把你的狗头也给拧下来?!”宁笑神色冰冷,阴冷的话语如同挫骨钢刀,传入了徐邵风的耳中。

徐邵风面色难看,冷笑一声:“想不到宁笑你还隐藏着这一手,以往怎么揍你都不用,隐忍的够厉害啊!你这是找死!”

话音未落,徐邵风手中折扇一挥,其上镶嵌的一颗黑色宝石猛然一亮,一头体长足有三米,通体毛发如同火焰般飘荡的巨大猛虎骤然出现在场中!

“一阶三星兽灵影,赤焰虎?!”宁笑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了资料,顿时皱眉。

“御灵者最强的地方,就是我们拥有的地赋影!”徐邵风得意的哈哈一笑,“这头赤焰虎花了我二十多万金币,今天让你开开眼!赤焰虎,给我把他四肢全都打断了!留口气就行!”

宁笑顿时叫糟,没想到徐邵风这纨绔子弟居然买了一只地赋影,果然是他妈的有钱!一阶三星的地赋影可是足以和灵雾境三星的御灵者单打独斗的,即便以徐邵风不过灵雾境一星的修为不足以发挥它全部的力量,那也不是现在的宁笑能够对付的。

如果宁笑没有受伤那还能试着游斗拖延,耗到徐邵风灵力不济,但是现在却是没有办法的,他的身上至少有着五处的骨裂!这怎么斗!

还没想好对策,那赤焰虎就已经冲了上来,一爪子朝宁笑当胸抓来,宁笑狼狈的一个懒驴打滚躲了过去,肩膀上却还是被抓出了五道深深的血印子,鲜血顿时流淌了出来。

在宁笑身后的宁朗,脸上已经露出了决绝的神色,如同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正要上前一步,一道娇诧却是突然传来:“徐邵风你给我住手!”

伴随着一道激烈的凤鸣,一个穿着火红衣衫的俏丽身影从天而降,同时还有一道炽烈的火焰,朝着那赤焰虎当头落下!

赤焰虎灵敏的闪了开去,火焰落地,直接将青石地面烧的一片焦黑,碎裂了一大片!

“月儿姐姐!”看到来人,宁小溪顿时激动的喊了起来。而宁朗则是长出了一口气,探出的脚步也收了回来。

“月儿丫头你怎么来了?”宁笑惊讶道。

“你都这样了我怎么能不来!”林月儿看着宁笑一身的淤青伤痕,随即怒气冲冲的回头道,“徐邵风!欺负我笑哥哥,你问过姑奶奶我了么!一头赤焰虎也敢嚣张?火凤,烧死它!”

在空中盘旋着的一头巴掌大小的火焰凤凰一声鸣叫,一片恐怖的烈焰就是劈头盖脸的落了下来,直接将赤焰虎给笼罩住了……

林月儿是灵雾境三星修为,火凤更是无比稀少的元素系一阶五星地赋影,所以徐邵风连收都来不及,赤焰虎直接就被烧的化成了虚无,折扇上那颗散发着光芒的宝石立刻就暗淡无光了,得回去好好温养一两日才能再次使用。

而气机牵引之下,徐邵风也是一脸惨白,踉跄后退一步。

“操,臭丫头我们走着瞧!”徐邵风撂下一句狠话,就想要带着自己手下离开。他知道有这个林家大小姐在,今天他是干不了什么了。

“站住,我让你们走了么?”林月儿捏着秀气的拳头,冷哼一声,“把我笑哥哥伤的这么重,怎么样也得把你们都打断几根骨头,才能让本姑娘消气啊!”

徐邵风面色一僵,心中顿时叫糟,这疯丫头恐怕还真不是干不出来,而且就算打了他们,以林家老头护短的性格,恐怕最多就是赔钱了事,虽然他们徐家是星城第二家族,但是要知道,林家可是第一啊!

而宁岩的脸色就更难看了,都有些发白了,徐邵风被揍了还会赔偿,但是如果是他的话,那可就真的是白打了!

宁笑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娇小少女,无奈摇头,十几二十天不见,他这个青梅竹马的修为好像又涨了一截,这脾气也越发火爆了。不过说回来,这么干还真他妈解气啊!

看着林月儿一步步走近,徐邵风面色难看的道:“林月儿,你想要挑起徐林两家的争斗么?”

“就你?”林月儿不屑的哼了一声,“还没资格说这话!你爹来还差不多!”

说完,林月儿手上燃起一道淡淡的火焰,朝着徐邵风一拳砸了过来。

该死的,徐邵风伸手一把拉住宁岩,直接将其当成了挡箭牌,宁岩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抬手抵挡,但是只听得啪的一声,林月儿的拳头被挡住了。

一个看去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宁岩身边,就是他伸手挡住了林月儿这一拳。

“大长老!”宁岩如同看到了救星,立刻毫不犹豫的开口道,“宁笑这混蛋勾结林月儿,想要对我们下杀手啊!”

颠倒黑白的话语张嘴就来,显然这宁岩不是一次两次这么干了……

“放心吧少爷,老朽都看到了!”男子哼了一声,看都不看林月儿一眼,只是冲后面的宁笑道,“宁笑,你勾结外人谋害自家兄弟,甚至想要伤害徐家三少爷,引起我宁家和徐家的矛盾,你该当何罪!”

听到这句话,林月儿张大了小嘴,不敢置信的看着那所谓的大长老,这睁眼说瞎话也得有个限度吧?再不要脸也不至于这样吧?这家伙是眼睛瞎了吗?还说看到了?他看到个狗屎啊!

“你个老王八眼睛瞎了啊!”林月儿愤怒的跳脚骂道,“明明是徐邵风和宁岩两个混蛋欺负宁笑!徐邵风这混蛋都召唤出地赋影了,要不是老娘赶到宁笑就有危险了!刚才怎么不见你个老王八出来主持公道啊!你还看到了,你看到个锤子啊看!”

大长老面无表情的看着林月儿,淡然道:“月儿小姐,念在你被宁笑那孽障蛊惑,就不追究你责任了,这是我们宁家的家事,请你不要插手。”

“我……”林月儿气的俏脸通红,回身一把抱住宁笑的胳膊,“我是他的未婚妻,我就插手了你怎么着!”

“未婚妻就还不是妻子。”大长老冷笑一声,“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的婚事已经取消了吧?请月儿小姐放心,我宁珀翰身为大长老,自然是会秉公办理的!”

“信你个大头鬼,你……”林月儿还要说话,却是被宁笑拦住了。

“月儿,这明显就是偏帮,你还要说什么呢?”宁笑对这种情况早就习惯了,将林月儿的手轻轻拉开,站在宁珀翰跟前,冷笑道,“那么我‘秉公执法’的大长老阁下,你要怎么对付我呢?”

“不是我要对付你,是祖宗家法不能饶你!前日私斗,今日又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自然要去宗祠接受家主处罚!”宁珀翰冷笑道。

“我和笑儿一起去,我倒要看看,宁平要怎么对付我们父子!”宁朗上前一步,冷冷的瞪着宁珀翰。

“我也要去!”林月儿又是拉住了宁笑的胳膊,恶狠狠的瞪了宁珀翰一眼。

“宁朗,家主召见的只有宁笑一人,没有要见你,你要见家主,待会儿自己去求见吧!”宁珀翰哼了一声。

宁笑看着面前的宁珀翰,裂开嘴笑了,他已经隐约猜到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了。

将林月儿的手放下,宁笑冲她笑了笑:“疯丫头,乖乖等我回来,我不会有事的,最起码不会死,他们暂时还不舍得弄死我。”

林月儿拉着宁笑的手,抿着嘴没有说话,担心之意溢于言表。

宁笑拍了拍她的脑袋,回头对自己父亲道:“爹,放心吧,你儿子的骨头也不软,你能咯掉他们一嘴牙,你儿子我总能咯掉他们半嘴!”

听到这话,原本有些担忧的林朗顿时一愣,随即咧嘴笑道:“不愧是我的儿子!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们宁家的人,就没有软骨头!”

是啊,从宁武的爷爷开创宁家开始,宁家一直是以硬骨头著称的,能杀死宁家人,但是绝对不可能让其跪下!直到现在出了林平这么一个败类!

宁笑朝站在一旁有些担心的母亲和妹妹挥了挥手,转身就是朝外走,理也不理宁珀翰还有徐邵风这些人。宁珀翰老脸有些挂不住,怒哼一声,立刻跟了上去,这样子却是如同跟班一般……

而徐邵风几人,看了一眼林月儿,也是灰溜溜的跟着离开,这会连狠话都不敢留了,万一林月儿再发疯,可没有一个大长老来救他们了……

宗祠正中摆放着宝塔状的牌位,下方的供桌之上,烛火摇曳,青烟袅袅,瓜果贡品一应齐全,而在供桌之前则是摆放着一张硕大的太师椅,两侧则是放了两排小一号的太师椅,一边三个,正好六张。

现在这七张太师椅上,除了右手第一张无人以外,其他六张都是坐上了人,为首的是一个看去刚过四十的中年男子,手里端着一杯茶,正慢慢的喝着。他就是现任的林家家主宁平。

其他五人也都是默不作声,安静的坐着,只是左侧的三人显然有些拘谨,不是偷眼打量着坐在主位上的宁平和对面的两个长老。

宁家在宁平的带领之下,现在已经彻底沦为了徐家的走狗,甚至于坐在这宗祠之内的六位长老,其中三位包括那大长老宁珀翰都是徐家派来的人!剩下坐在左手边的那三个所谓长老,都是胆小怕死又贪财好色的无耻之尤。

若是宁家祖先有知,不知道会不会气的直接将牌位塔塌掉,砸死宁平这不肖子孙!

一阵脚步声传来,宁珀翰先宁笑半步跨入了宗祠,冲宁平点了点头,随后就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宁笑看着眼前这如同三堂会审一般的架势,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负手而立,也没有说话。

“不肖子孙宁笑,还不跪下!”宁平将手里茶杯重重的墩在茶几上,大声呵斥道。

宁笑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我宁笑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是不跪小人!你是个什么东西,也让我跪下?”

原本的少年宁笑那就是傲骨天生,被徐邵风几人打成那样也不曾求饶,现在加上一个杀手之王,这傲骨当真可就是嶙峋了!

“孽障!”宁平本来涵养就不够,被宁笑这一句刺激的面色通红,当下重重一拍桌子,“来人,让他给我跪下!”

“是!”一声应答,门外立刻走进来两个高大的家丁,一人一半压住宁笑的肩膀,想要将他压的跪下。

“滚!”宁笑一声低喝,后退半步,曲肘狠狠的砸在了两个家丁的软肋之上,两人都是普通人,当下就是痛的松开宁笑,倒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肝部倒抽冷气,连喊痛都是喊不出来了。

要不是宁笑现在这身体力量不足,这么一下就足以让他们肝破裂而死了!

“好孽障!当着祖宗家法的面,居然还敢伤人!”宁平怒喝一声,“这种大罪一定得添上!数罪并罚!”

“添上?数罪并罚?呵呵……”宁笑不以为意的甩甩手,“不知道我又有些什么罪?”

“你多次挑衅殴打同族,即便宁岩等人一再忍让依旧不知悔改!多次将人打伤!今日更是勾结林氏,企图残杀同族兄弟栋梁以及徐家三少爷,妄图挑起宁家和徐家争斗,其心可诛!刚才更是在宗祠内大打出手,伤害家仆,枉顾祖宗家法!如此罪状!你有什么好说!”宁平怒声道。

“哈……哈哈哈……”宁笑如同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弯下了腰,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几个徐家派来的长老面色阴沉的看着笑个不停的宁笑,宁珀翰冲宁平使了个眼色,当下宁平就是立刻说道:“孽障你笑什么?”

“我笑你颠倒黑白是非不分!我笑你为人走狗辱没祖宗!!我笑你没脸没皮不配做人!!!”宁笑直起腰,怒声喝道,随即一下将上身衣物扯开,顿时满身的淤青全都暴露了出来。

“挑衅殴打同族?你应该对宁岩那帮混蛋这么说!我一个连御灵者都不是的普通人,殴打他们几个一星灵雾境?我宁笑哪次不是被他们欺侮到奄奄一息?他们受的最大的伤就是打我打的手破皮!勾结林氏?今天要不是林月儿赶到,我就称你们心如你们意的被他们弄成残废了!枉顾祖宗家法?难道这里最枉顾祖宗家法的不是你这个卖祖求荣、甘当人狗的渣滓么?!”宁笑大声喝骂,“还想要审我?你这个渣滓配么!”

宁平被宁笑这一番痛骂骂的脸色发青,当下就是冲了上来,一掌朝宁笑拍了过来!

“你这个混账,老子毙了你!”

但是宁笑却是一脸的不屑,连躲都没有躲,似乎毫不在意。

而不出所料的,大长老宁珀翰突然出现在宁笑面前,挡住了宁平这含怒一掌。

“住手。”挡住了宁平,宁珀翰怒声道,“你真的想杀了他么?!”

宁平面色一滞,顿时怒哼一声,返身坐下,冷哼一声:“看在大长老面子上,留你一条狗命!”

宁笑冷笑一声,看着那面色阴沉的宁珀翰,好整以暇的道:“嘿,说的好听,留我一命?宁平啊宁平,你可真是一条好狗,主人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你……”宁平被气的又想站起来,但是看着宁珀翰的脸色,只能是悻悻然的坐了下去,然后恶狠狠的对宁笑道,“就你这种作为,已经不配再当宁家的子孙了!今日将你们一家逐出家族,自生自灭!这已经是家族最大的恩情了!”

他已经受不了宁笑的辱骂了,要是再这么下去,他怕自己真的会忍不住杀了这嘴臭的要死的家伙。

“哼,逐出家族?恩情?嘿嘿……”宁笑早就猜到这个结果了,他可不是原来那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年,而是一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杀手之王,这些小九九可是清楚的很!

“是在家族之内不好动手吧?爷爷和我爹寻找的那一处宝藏,现在只有我爹知道,你们垂涎很久了吧?我们留在家族内的话有些手段不好用,所以要把我们赶出去再动手?留着我威胁我父亲?嗯?”宁笑嘿嘿的笑着,慢慢的将衣服穿了回去,将这些人的盘算一语道破。

宁平几人面色一滞,宁珀翰眯着眼睛道:“不管你怎么想,反正宁家已经容不下你们这胡作非为的一家了,立刻滚出宁家!”

“该滚的是你!”宁笑扣上最后一颗扣子,一声大喝,“你个狗东西什么时候能代表宁家了?你是我们宁家的人么?”

“你……”宁珀翰面色一变,正要发怒,但是宁笑却是直接打断了他。

“我是要走,不过绝对不是被逐出家族!老子现在是暂时离开这被你们这群渣滓破坏的一塌糊涂的宁家!”宁笑环视了一眼这宏大的宗祠,如同对着列祖列宗在说话一般,“和这群渣滓呆在一起我只能感觉恶心!不过宁平你们给我记住!”

宁笑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这帮人,一字一顿,仿佛要将说的话刻在他们的脑子里一般:“老子发誓,今天你们没杀我将会是你们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终有一天,我会回到宁家,将我们一家所失去的、将你们欠我们一家的所有东西都连本带利的拿回来!终有一天,我会回来,让你们后悔今天以及之前所做过的所有事情!”

看着眼前众人发青的脸色,宁笑大笑一声,转身离开,留下最后一句话。

“相信我,这一天不会很久的!”

宁笑离开了,宗祠内却还是默不作声,过了一分多钟,气的浑身发抖的宁平才怒声道:“大长老,为什么不把这个混账小子给干掉,就算干掉了他,我们的计划也还是能成的吧?毕竟宁朗还有妻子女儿呢!”

“住口!这小子是他们一家的中心,干掉他难保宁朗不狗急跳墙!”宁珀翰冷声说道,随即哼了一声,“一个连天赋灵都觉醒不了的废物,居然还敢威胁我?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老子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能威胁我们徐家!”

“那是那是!”另外一边的几个宁家长老立刻露出了一副谄媚的表情,连连道,“现在徐家可是事实上的星城第一大家族,一个黄口小儿胡言乱语,当真是不知死活!”

一时之间各种马屁如潮汹涌,将徐家都夸到了天上,供桌之上的烛火明灭闪烁,灵位隐藏在阴影之中晦暗不清,如同宁家的列祖列宗也受不了这些小人的行径了一般……

直到马屁享受够了,宁珀翰这才开口道:“宁平,按照计划行事,我倒要看看林朗这根硬骨头到底有多硬,心肠又有多狠!他和宁武两人发现的宝藏,我们徐家志在必得!”

看着得意洋洋的宁珀翰,宁平有些迟疑的开口道:“按照计划行事没问题,不过我觉着还是尽早除掉宁笑这小子为好,这小子总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首先针对的目标,我看是不是直接对着宁笑来,反正现在他伤势还没有恢复,对付起来也方便一点。”

宁珀翰讥笑的看了一眼宁平:“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被那个黄口小儿吓着了?你还真信他那些威胁?算了,反正你只要别让计划出岔子,这就随你了!”

说着,他拍了拍宁平的肩膀,笑着道:“好好干,我们徐家不会亏待你的!”

听见这话,宁平顿时连连点头,恭敬道:“那一切就有劳大长老替在下美言了!”

至少宁笑有一句话是绝对没错的,宁平真的是一条好狗!

当宁笑回到自家院落的时候,一家人加上林月儿都是在焦急的等待着,而看到宁笑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几个女人都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放下了心,而宁郎的眉头却是丝毫不见舒展,快步走上前,对宁笑道:“怎么样?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宁笑笑了笑,看父亲的神色他就明白宁郎肯定已经猜到了。轻轻摇了摇头:“就是爹你想的那样,那些混蛋将我们一家逐出了家族。”

宁朗的拳头瞬间收紧了,咬着牙道:“果然是忍不住了啊!”

“宁伯伯你担心什么,大不了你们住我家!本姑娘就不信,人家一哭二闹三上吊,老头子敢不同意!”林月儿哼了一声,“你们在这里只会被欺负!呆着干什么!”

“月儿,这件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宁笑笑了笑,对已经挽住了自己胳膊的林月儿道,“这一次不管你怎么闹,你爷爷都不会答应的。”

“啊?为什么?”林月儿不解的抬头看着宁笑。

“一个合格的家主,是不能让自己的家族因为一己私利而陷入麻烦的,现在我们就是那麻烦。”宁笑笑着弹了一下林月儿的额头,“换做是我我也不会。而且,你认为我会愿意寄人篱下么?而且这样做的话,你爷爷会更加的看不起我的。”

“什么麻烦啊?我们林家难道还怕他们徐家不成?”林月儿露出了一丝困惑的表情,这个单线条的女孩子,可不懂里面的弯弯绕。

而宁郎则是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几乎有些不认识了。以往的宁笑虽然傲骨铮铮,但是性格也颇为冲动简单,现在却仿佛一下子开窍了,看事情直透本质,全然不像一个少年!

儿子这一下子就长大了啊!宁朗心中感慨不已。

“人没事就好,逐出家族就逐出家族吧,我们一家人不是还在一起么?”母亲要求的不多,只要家人没事,那么什么都没问题。

宁朗长出了一口气,眼神依旧锐利,挺直了腰杆:“没错,走就走!没什么好害怕的,我倒要看看这帮宵小有什么手段!玉烟,收拾一下行礼细软,我们这就走!随便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

李玉烟应了一声,正要回去收拾,院门外却是冲进来了一帮人,为首赫然就是现任的管家,宁平最忠心的狗腿子。

“谁说你们能收拾东西了?”管家阴阳怪气的开口,“将你们一家逐出家族,不是让你们搬家,而是滚蛋!这里的一切都是家族的,让你们穿着这一身衣物离开已经是够客气了,还想收拾细软?门都没有!立刻滚蛋!”

“你……”林月儿顿时勃然大怒,正要撸起袖子上前理论,却是被宁笑一把拉住。

拉着林月儿,看着那几乎是用鼻孔看人的管家,宁笑笑了,嘴角弯成了一个冰冷的弧度,一抬脚,直接将这嚣张的狗奴才踹了一个五体投地,然后回头道:“爹,娘,妹妹,我们走!”

说完,踩着趴在地上哼哼唧唧的管家的后背,当先就是离开,宁郎等人也没有多说一句,哼了一声,跟着宁笑就是走了出去。

几个家丁根本不敢阻拦,只是等宁笑他们离开之后,将他们已经开始翻白眼的上司给扶了起来。

出了宁府,几人站在大街上,看着身后那飞快关闭的大门,宁小溪茫然的道:“爹,哥哥,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

宁朗也是有些不知所措,现在他们身无分文,又该如何是好呢?

林月儿挽着宁笑的胳膊,抬头看着宁笑那思索的神色,将想要请他们去赵家的别院暂时落脚的话语给咽了下去,她了解宁笑,以宁笑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帮助的,哪怕自己撒娇耍赖也是没用。

正如以前宁笑不接受她自己省出来的的丹药一般。有人说这是傻,但是林月儿却是知道,这是傲气,也正是这种傲气,自己才会深深地被宁笑吸引,而且她也相信,自己的笑哥哥,绝对不会是那些人口中的废人!

“暂时落脚的地方我想到了,不过可能条件比较差,要委屈爹娘了。”宁笑看着自己的父母,有些抱歉的道。

“臭小子说什么话!倒是你,伤势不轻,可别受不了!”宁郎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也是有些愧疚,“实在不行去月儿家求医,这不丢脸!”

宁笑笑了笑:“您儿子没这么弱,这种小伤睡一晚就好了!走吧,我们去城西,那里有一处不小的院子,常年空关,正好便宜了我们!”

一行人就这么朝着城西而去,走了半个多时辰之后,几人就站在了这有些破败的院落之前,而林月儿的嘴巴已经张大了。

“这不是我们小时候过来探险的鬼屋么?据说里面闹鬼啊!”林月儿有些颤抖,往宁笑的身后躲了躲。

宁笑顿时失笑:“都已经是灵雾境三星了,还害怕这些有的没的?真要是有鬼,你让火凤一烧,什么都没了好不好?”

“要你管!人家是女孩子,女孩子就是害怕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么!”林月儿俏脸微红,冲宁笑做了个鬼脸,然后拉着宁小溪道,“是不是,小溪妹妹,什么鬼啊怪的最讨厌了!”

宁小溪咯咯一笑:“不要紧的,有爹和哥哥在,小溪不怕!”

“走,进去吧!”宁郎推开院门,当先走了进去。

这一处院落显然是不知道多久没人打理了,到处是疯长的野草,甚至连屋顶之上都是野草。屋子也有些破败,不过看着还算很结实,不是危房,而且挺大,三房两厅。在屋子后头有着一颗硕大的老槐树,远远看去足有三四人合抱这么粗。

但是诡异的是,现在明明是指盛夏,外头花繁叶茂,但是这院落里面,不管是杂草还是那棵槐树的枝叶,全都是一种焦黄的色彩,如同已经进入秋季一般。

空气中也弥漫着一种莫名的感觉,反正就是和一步之遥的院门之外大相径庭,让人不由自主的瘆得慌。

“哥哥……”宁小溪不由自主的和林月儿一样,躲在了宁笑的身后。

宁郎的眉头也是皱了皱,这里的灵气味道好像是有些奇怪,不过对人体也没有什么害处,当下就是笑着道:“好啦,我们开始整理我们的新家吧!”

说着,拉着自己妻子的手,就当先进屋开始收拾。

这么一打岔,两个女孩子也不再害怕了,开始动手一起整理院落,宁笑也想帮忙,但是却被两女和父母一致反对,让他这个伤号在一旁休息。其实宁笑身上那些致命的伤势早就随着附体复活而痊愈了,剩下那些伤,对于前世经常死去活来的宁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说回来,也确实不需要宁笑干什么,有林月儿一个人就足够了,院子里那些杂草,林月儿一把火过去,就全都烧成了灰烬,顺带还能肥沃一下土地……

搞定院落之后,林月儿还出去了一趟,买了一堆被褥啦、锅碗瓢盆啊、米面油粮什么的回来,宁笑稍稍有一点拒绝的意思,就被这丫头踩了一脚,只能是苦笑了。

傍晚时分,吃了一顿便饭,林月儿才依依不舍和宁家几人告别,离开这已经有了些烟火气的院落,而宁家几人,送走了林月儿之后,也是各自回房休息。

宁小溪是累坏了,回房就睡着了,而宁郎夫妇则是开始合计接下去的生活,离开了家族,生活所必须的一切就只有他们来想办法了,至于宁笑……

他回到房间,就是盘腿坐在了崭新的被褥之上,开始了修炼。

这一天可以说是鸡飞狗跳,只有到了这时候,宁笑才有机会,好好的查看阎王所给他的那些足以让他成为强者的功法和宝贝!

聚灵大陆的强者被称为御灵者,是能够通过觉醒而出的天赋灵,吸收天地灵气转化为自身实力的人。十人之中只有一人能够觉醒出天赋灵,而觉醒出天赋灵的十人之中,也只有那么一两人有能力在体内凝聚灵力核心汇聚灵之气旋踏入真正的御灵者行列。

御灵者分为十个境界,灵雾境、灵尘境、灵星境、光耀境、和身境、寂灭境、苍穹境、尊者境、圣王境还有传说中的封神境。每一个境界分十星,每提升一个大境界就是一次彻底的升华和挑战。虽然说封神境是传说,但是按照宁笑得到的记忆,和身境就已经是传说了……

宁郎是原本的星城第一,其实力最强的时候也不过是灵星境八星,而且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从灵星境进阶到光耀境,据说星城出过一个光耀境的强者,闯荡大陆创下赫赫威名,但是关于和身境的传说,却是压根没有,只知道有这种分类罢了。

宁笑现在也不贪,毕竟他连作为一切基础的天赋灵都还没有觉醒,只希望阎王送给他的功法,能够让他尽快觉醒天赋灵那就好了!毕竟宁平和徐家那些家伙,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一家!

有了天赋灵,才有可能有接下去的一切!宁笑抱着坚定的信念,开始沉下心进行冥想!

传奇的一页,就此揭开序幕!

1 2 3 4 5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