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最新章节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小说: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明药

角色:顾轻舟王管事

简介:少帅说:“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不懂时髦,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少帅又说:“我家夫人娴静温柔,什么中医、枪法,她都不会的!”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少帅您是瞎了吗?“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为天,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少帅跪在搓衣板上,一脸豪气云天的说
督军府的众副官:脸是个好东西,拜托少帅您要一下!

书评专区

贼人休走:字里行间有着金古风,但写法是完全是悠闲风,看不出什么主线,只能看着主角到处玩..先养着吧看后怎么写

末日精神病院:思路广

漫威世界混日子:真的是混日子 那边超级英雄拯救世界,这边主角就是在混日子而且恶趣味真是不能苟同,什么肾虚男主,啤酒肚男主,能力是触手怪+大菊花盾牌,告辞!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痴心妄想

顾轻舟的敲诈,成功了。
————————–
秦筝筝坐在楼下,眼睛时不时盯着楼梯口,心中焦虑:“她们俩在楼上谈什么呢?”
她生怕事情有变故。
同时,秦筝筝也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督军夫人多次表明,顾缃这等才女,才有资格做督军府未来的女主人。
顾轻舟一个乡下丫头,十几年的旧约,谁会把她放在眼里?
督军府也丢不起这个人!
“缃缃高挑美丽,十三岁留学英国,四年后归来,真正的英伦淑女,那个乡下丫头有什么资格和缃缃比?”
想到这里,秦筝筝又底气十足,舒服依靠着柔软的沙发,等待消息。
一个小时之后,顾轻舟和督军夫人下了楼。
她们俩脸上都有笑。
督军夫人眉眼深邃,笑容里带着几分莫名的深长,秦筝筝看不懂;而顾轻舟笑容轻盈俏丽,宛如得了一块糖人的天真少女。
秦筝筝站起来,想看看她们谈得如何,却没看出端倪。
若是谈拢了,顾轻舟应该失落伤心;若是没谈拢,督军夫人应该愤怒生气。
结果呢,她们俩都带着娴静笑容,让秦筝筝摸不着头脑。
怎么回事?
“先回去吧,我后天办舞会,你一定要来。”
督军夫人轻轻拉着顾轻舟的手,将她送到了门口。
“是。”
顾轻舟笑着,眼底碎芒滢滢,无辜又单纯。
督军夫人轻轻咬了下唇,眼角微微抽搐。
秦筝筝看的满头雾水。
离开督军府,秦筝筝迫不及待问顾轻舟:“怎样,和督军夫人说了什么?”
顾轻舟想了想,道:“就是说些家常话…….”
“那退亲的事呢?”
秦筝筝问,语气装作漫不经心,眼睛却死死盯住顾轻舟。
“夫人说,她后天办舞会,到时候亲戚朋友都来了,她会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
顾轻舟道。
秦筝筝倏然松了口气,大喜。
她坐正了身姿。
秦筝筝和督军夫人也算旧相识了。
顾轻舟的生母叫孙绮罗,秦筝筝是孙家的表亲,父母双亡之后,她投奔了孙家。
督军夫人叫蔡景纾,小时候住在孙家隔壁,孙绮罗常照顾她,她跟孙绮罗感情很好。
后来,还是孙家的老爷子保媒,将蔡景纾嫁给了当时是个小警员的司督军。
那时候,司督军乡下原配死了,还有个三岁的儿子,蔡景纾不太愿意,是孙老爷子说,司督军前途不可限量。
正是因为如此,司督军至今感激孙老爷子,不肯退掉孙老爷子的外孙女顾轻舟。
督军夫人和孙绮罗从小感情还不错,孙绮罗是个很大方的人,总是给督军夫人买衣裳、买首饰。
秦筝筝做了孙绮罗丈夫的外室,督军夫人也是恼怒。
可到底十几年过去了,督军夫人也不是当年的蔡景纾,她甚至记恨定亲这事,毁了她儿子的婚姻,从而记恨去世多年的孙绮罗。
督军夫人嫁给司督军的第二年,就生了个儿子。
那个儿子,便是司二少帅,顾轻舟的未婚夫。
不过,很快司二少帅就不是顾轻舟的未婚夫,而是顾缃的未婚夫,秦筝筝的女婿了。
秦筝筝得意笑了笑,心想:“外头已经有些流言蜚语,说二少帅定过亲,遮掩不掉。
督军夫人开舞会,肯定是要当着众人的面,让他们见识见识乡下姑娘的丑态,从而宣布退亲!”
想到这里,秦筝筝就幻想下后天顾轻舟第一次去舞会,笨得手忙脚乱的模样;以及督军夫人宣布退亲时,众人的嘲讽,顾轻舟的狼狈,秦筝筝几乎笑出声。
“也许,督军夫人会趁机再次宣布,缃缃是二少帅新的未婚妻呢?”
秦筝筝美美的想。
她要去给顾缃再添几套衣裳和首饰,让顾缃光彩照人。
秦筝筝瞥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安静坐着,眉眼低垂。
她的面容藏在阴影里,看不出喜悲。
“乡下人嘛,就应该嫁个庄稼汉,想嫁权贵高门,着实太痴心妄想了。
人应该清楚自己的分量。”
秦筝筝想着。
这些话,她不会告诉顾轻舟,现在秦筝筝还是在扮演慈母。
回到顾公馆时,顾轻舟在楼下轻声说了句:“太太,我先上楼了。”
她叫太太,秦筝筝也懒得反驳。
在秦筝筝心里,顾轻舟还真不如她家的佣人,地位太低下了!
顾轻舟上楼,秦筝筝的长女顾缃则急促下楼了。
“姆妈,谈得怎样?”
顾缃紧张问她母亲,“退了吗?”
秦筝筝抿唇一笑。
顾缃会意,立马大喜,一颗心落地了。
秦筝筝心情也很好,昨晚老三受伤的郁结都一扫而空。
“……那,督军府什么时候和我定亲?”
顾缃又问。
秦筝筝喜欢在女儿面前摆威严,她很笃定将自己的猜测,认定为事实,对顾缃道:“后天!”
自信满满。
顾缃捂住唇,惊喜若狂的尖叫声还是压抑不住。
她很快就是人上人了。
“姆妈,我要去买衣裳,去新新百货买一身皮草!”
顾缃激动道,“我还要去做头发。”
新新百货是中等百货,国货比较多。
“去什么新新,应该去大新!”
秦筝筝道,“大新百货的俄国皮草,那才是极品的。”
大新百货的皮草价格,至少是新新的十倍。
顾缃从来没幻想过,去买那么贵的衣裳。
她父亲虽然是海关总署的次长,油水极其丰厚,可他有一大家子要养活,太贵的奢侈品,想也不要想。
“姆妈,你真是太好了!”
顾缃激动得抱住了秦筝筝。
母女俩都有点激动。
晚夕,秦筝筝还把这事告诉了顾圭璋。
顾圭璋没说什么。
一个女儿倒了,另一个女儿站起来,他地位不变,反正他女儿多,不在乎。
晚饭的时候,顾轻舟安静吃饭,不说话,模样乖巧,倒也很惹人喜欢。
第二天,顾缃一大清早就起来,准备和秦筝筝去逛大新百货。
顾圭璋、顾绍、顾缨、顾轻舟和两位姨太太,坐在饭厅吃饭,听到顾缃说去大新百货买皮草,几个女人都不太自然,除了顾轻舟。
她们也想添一身皮草,闻言很嫉妒。
特别是二姨太,哀怨看了眼顾圭璋。
“姆妈,我也要去!”
老四顾缨记吃不记打,已经忘记她捅伤老三的事,撒娇着拉秦筝筝的手。
“你去做什么?”
秦筝筝甩开了老四的手,“还嫌给我惹的事不够多!
你大姐将来要做督军府的少夫人,你做什么要那么贵的衣裳?”
众人都停下筷子,看着秦筝筝,特别是顾圭璋的两个姨太太,嫉妒得眼睛冒火。
哼,把乡下原配女儿的婚事夺了,还这么得意,不知耻!
顾轻舟则垂首慢慢喝粥,面无表情。
二姨太看了眼顾轻舟,心想:“可怜,乡下这孩子没见过世面,还不知道督军府的地位,要不然那么好的婚事被抢,怎么也要哭死的!”
众人各有心思时,督军府的人来了。
来的是督军夫人的副官。
“夫人让我给顾小姐送一套礼服,明天晚上的舞会要穿的,不用劳烦顾太太费事去置办。”
督军府的副官道。
秦筝筝眉开眼笑。
顾缃大喜,心想未来婆婆真够疼她的,于是伸手去接:“有劳副官。”
那副官却撇开了她。
“不是给您的,大小姐,是给轻舟小姐的。”
副官道。
不知是谁,手里的筷子啪嗒掉在桌面上,清脆作响。
所有人都震惊,目光全凝聚在顾轻舟身上。
不是退亲了吗,怎么督军夫人要给她送衣裳?
顾轻舟也闻言抬眸,她看了眼众人,眼底平静似水波,荣辱不惊的站起身来,接过了副官手里的衣裳,道:“多谢啦,您辛苦!”

1 2 3 4 5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