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神医:从被老婆套路开始\/神医:从被老婆套路开始小说完整版叶潇秦沐雪全本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从被老婆套路开始\/神医:从被老婆套路开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笔尖落雪

简介:一个被讨债追队伍,追上门的半成品研究生,却被老丈人套路当了上门女婿,看叶潇如何擒获白富美的芳心,造就先婚后爱的传奇人生

角色:叶潇秦沐雪

神医:从被老婆套路开始\/神医:从被老婆套路开始

《神医:从被老婆套路开始\/神医:从被老婆套路开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打破禁忌!

揭阳村,隶属于津门城。

让人不解的是,村子里的人,大多都长寿,百岁之上的老人数不胜数。

只因他们都遵守一个历代传下来的规矩,新婚之夜,必须在华佗山下的茅屋入洞房,而且由男方父亲来验明正身见红。

相传这是神医华佗入世前居住的地方,内含他的造化。

公公在这里验明儿媳妇清白后,儿子便能沾染到神医华佗的气运,生的孩子也格外聪明,夫妻恩爱,多福多寿。

反之,则是冒犯了华佗神灵,厄运缠身,无子无后,短命缺财。

至于还有别的什么,无人知晓。

因为,揭阳村,从来没有人敢破这个禁忌。

夜里。

华佗山,草屋前,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秦安生,双手举着三柱大香,面对华佗山,虔诚跪拜。

“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秦安生,单独女,今,招叶家小子为婿,还望神医庇佑,让我秦家香火传承。

秦安生说罢,又是几个响头,把高香插入香炉,这才缓缓起身,将目光落在两个为首的中年男子身上。

“两位亲家公,今天可是小女和叶潇大婚的日子,这孩子父亲死的早,验明正身这事,就有你们两个伯父代劳怎么样?”

“这不行,你那闺女不干净,我们不做这事!”

“是啊!这不是坏了我们多年来积攒的阴徳吗?

秦安生你是不是想孙子想疯了,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逼叶潇穿破鞋?”

秦安生面色一沉,恨不得抽秦沐雪两个嘴巴子。

要不是这丫头在外面瞎搞,怎会没人肯替她验身,以至于坏了老祖宗的规矩。

心中虽这样想,可事已成定居,再怎么说,秦沐雪也是他的亲生女儿,容不得他人诋毁。

沉凝片刻,秦安生淡淡一笑道:

“什么下三滥手段,明明是叶潇自愿入赘的。

再说,我闺女如花似玉,怎么就破鞋了?”

茅屋内。

叶潇听到这些话,一阵恼怒,对于这件婚事,他内心其实是非常排斥的。

要不是老妈得了胃癌,急需要用钱,他怎会甘愿入赘。

一个月前,冯兰娟被查出胃癌晚期,需要马上进行手术,这让本就穷困潦倒的叶家,雪上加霜。

父亲死的早,大伯,二伯,听到借钱,闭门不见,为了凑钱,所有能借贷的网络平台,都被他借遍了。

最后,冯兰娟的病,得到了治疗,而叶潇也被讨债公司追到学校里逼债。

学校为了避嫌,对他下达了开除命令。

就这样,叶潇中医研究生的学业,就此打住,成为村子里第一个半成品研究生。

然,讨要债务的人,并没有善罢甘休,直接追到村子里,并撂下狠话,三天之内,不还清债务,就砍断他的双腿,火烧他家的房子。

无奈之下,叶潇只能听了李婶的建议,入赘秦家,拿彩礼钱来偿还债务。

入赘,丢人。

吃软饭,更丢人……

当然,这不是叶潇反感入赘的最大原因。

主要原因还是村里人说这秦沐雪不干净,就连验明正身这件事,他足足求了大伯二伯好几天,人家愣是嫌弃秦沐雪,害怕折寿。

秦沐雪不检点,这件事,在村里头传的沸沸扬扬。

虽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可叶潇觉得,无风不起浪,秦家的老宅院就是最好的证明。

村子里大多数人家都是土墙瓦房,而秦安生家,却住着小洋楼,沙发,电视,四大件,一应俱全。

这次回来,还开着四个圈,据说要三十多万,那排面,整得跟明星一样。

叶潇越琢磨越恼火。

上门入赘就算了,关键还是穿破鞋,这让他本就低微不堪的尊严,掉的干干净净。

眼下也没法子,毕竟答应人家了,全村人都见证过,酒席也办了,想退,那得先还钱。

叶潇轻叹一声,抬手抹了一把脑门上冷汗,正视着眼前的秦沐雪。

她,红布盖头,一身白色婚纱,前凸后翘,跟个天使一样。

尤其是那两条纤细的美腿,再加上白如牛奶的肌肤,只是一眼,便让人瞎想连篇。

看身段,她长得应该很漂亮,要是没一点姿色,能做那种事吗?

就算是个女人都能做,那能一样吗?

没人翻牌,怎么能赚那么多钱。

再怎么好看,也是个破鞋。

这绿帽子,戴定了。

最终,叶潇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我和你结婚,只有一个要求,我不管你之前做了多久那种行业,我可以不追究。

但,从今天开始,你要是再做那种活,别……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说到这,他不由自主的握紧拳头。

秦沐雪身形一颤,一把扯下红盖头,露出那张倾城脱俗的脸,抬起白玉般的手指,指着叶潇的鼻子,冷冷开口。

“你……有本事,再说一个试试?”

她声音清冷,眸子里多了一抹怒色,明显是生气了。

叶潇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倒退两步。

还别说,秦沐雪长得跟画里的仙女差不多,正是他喜欢的类型,只可惜,她是做那行的。

此时,叶潇心中生出了惋惜之意,真是好白菜让猪给拱了。

不是,让前猪给拱了。

“吱嘎!”

此时,茅草屋的门,被秦安生从外面推开。

他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快步走到叶潇面前,一脸兴奋的说道:

“女婿啊……来,把这个老参汤给喝了,补气强身,才有力气给我老秦家延续香火!”

叶潇愣了一下,应付的接过汤水,一口喝完,客气的回应道:

“爸,让你费心了!好喝!”

一旁的秦沐雪白了一眼叶潇,没好气的说道:

“几辈子没喝过吗?”

秦安生面色一沉,瞪了一眼秦沐雪,呵斥道:

“你这丫头,说的什么话呢?要是你早点给我生个娃,我至于这么费劲吗?”

秦沐雪面色发红,不再言语。

秦安生轻叹一声,拍了拍叶潇的肩膀,用提醒的语气说道:

“一个女婿半个儿,今后你就是我秦安生的儿子,好好待我闺女!努力耕地,种下种子,来年我还要等着抱孙子呢?”

说罢,便关门离开。

见秦安生走远,秦沐雪急忙起身将房门关上,随手脱下婚纱,半躺在床上。

“休息吧,我有些累了!”

叶潇愣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看着秦沐雪。

这……这是要干嘛?

入洞房吗?

至于这么猴急嘛?

沉凝片刻,叶潇还是硬着头皮,坐在秦沐雪身边,用几乎僵硬的动作,脱下外套。

他虽不想就这么窝囊的过一辈,却也不敢得罪秦沐雪。

如果被赶出秦家,不光自己,就连母亲都抬不起头。

想到这,还是鼓起勇气,下意识的准备有所行动。

随着身子慢慢靠近,秦沐雪身上的淡香,扑鼻而来。

叶潇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浑身燥热,下意识的缓缓俯身。

“碰!咔嚓!”

还没触碰到秦沐雪的红唇,就被一脚踹下床。

“啊……你……你想干嘛?”

她面颊通红,满眼都是惊恐。

趴在地上的叶潇只觉得胸口一阵刺痛,当即伸手一抓。

“是血!!!”

就在叶潇准备褪去背心,检查伤口时,手上沾染的鲜血,像是蒸发一般,快速凝聚出一个小人。

正瞪着血红色的眼珠子,凝视着自己。

“我乃神医华佗之灵,今汝破了揭阳村的规矩,我赐汝半分气运,半分厄难!”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